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双豹组】【Erik/Killmonger/T'Challa】意外而至 2

*斜杠有意义

*双Erik设定,three someone预警!


说好的嗯哼没嗯哼起来,先调调情过度一下吧...其实第一章明明已经为强X做好了铺垫,可我实在强不下去,我爱我查!!


02

T’Challa在傍晚时回来了,还带了些吃的,他轻轻推开门,沉重的鼾声传出,看来Erik还在睡,那孩子可能累坏了,T’Challa轻笑,将食物放下来到床边,他从没见过如此毫无防备的Erik,这感觉很奇怪,像看一头打盹的猛兽。

这会的Erik身材还没那么壮硕,五官也更稚嫩,唯有那一脑袋小辫子的造型不变,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发型啊。

“后卫…注意他…上啊!!”伴随一声模模糊糊的梦呓,Erik睁开眼睛,然后就对上了T’Challa温润的黑眼珠,“做梦了?”

“呼~~梦见在打球,我怎么还在这地方?”

T’Challa环顾四周,“我恐怕你想睡一觉就回去的梦想落空了,那么…欢迎到未来做客Erik。” T’Challa朝他伸出拳头,Erik有气无力的碰了一下,“这真是我做过最富有想象力的梦了。”

“这不是梦孩子,过来吃东西吧。”

“我已经成年了。”

T’Challa没理会他的反驳,径自朝餐桌走去,Erik看到那一桌子食物立刻狼吞虎咽起来,他饿坏了,也没管T’Challa后来又说了什么,大概就是为他介绍瓦坎达的美食特色。

吃完饭T’Challa又离开了,要不是担心Erik,T’Challa最近甚至没时间坐下来喝口热汤,“房间里有书,你随意吧,我还要去边境部落,有不懂的地方用这个呼叫Shuri,或者直接找我,按住它说名字就行。” 临出门时,T’Challa将自己手腕上的奇莫由手串摘下了戴在了Erik的手腕上,并且没忍住揉了揉小堂弟的头发,被对方翻着白眼拍在了门外。

Erik站在窗边看T’Challa离开的背影,摩挲着手里的珠串,实际上一整个下午他都没合过眼,这个陌生的空间让他不敢轻易睡着,尽管T’Challa看起来毫无威胁,但谁知道再睁开眼自己会不会又跑到1090年呢?他们把时间、空间全搞乱了,为了赶跑那个叫灭霸的家伙。Erik在破译了T’Challa的电脑密码后已经浏览过最近的新闻,并且理出了一条时间线。

现在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要么找机会杀了T’Challa为父亲报仇,但那样没人会接受他这个突然造访的时空旅行者,要么一直装傻,放弃复仇当个白吃白喝的亲王,倒也不错,可他是Erik,他才不要做T’Challa的便宜弟弟。

据说冷冻仓里那个未来的自己可是做过真正的国王。

Erik透过染上夜色的玻璃窗望着那上面自己年轻的脸庞,一口白牙闪着寒光。

夜色更浓时,T’Challa依然没有回来,Erik谎称自己胃不舒服,将Shuri约到实验室,现在夜深人静,这地方除了机器在运转,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战后重建调走了大部分守卫。

“你是不是吃不惯瓦坎达的食物?”Shuri一边警惕的用测温仪量了下Erik的体温,一边握紧手里的奇莫由珠,Erik知道她还在提防自己。

“没发热,再让我看看血项。”

“嗷~你不能温柔点吗老妹?”捂着突然被刺破的脖子,一个小血珠在Erik的手指上晕开。

“你现在可没我年纪大!”Shuri将那滴血在仪器上压扁,然后查看那些数据。

“怎么样?有问题吗?用不用把我也冻起来?”

小公主翻了兴奋的男孩一眼,“就算你真的吃坏了肚子,喝点药就行,瓦坎达又不是什么毛病都得把人冻起来才能治。”

“那你们会为他解冻吗?我是说在我生活在瓦坎达期间?”

“这得听T’Challa的,我只负责救人。”

“能不能等我离开再放他出来?”

“我们不会贸然放开他的,更何况谁知道你们两个能不能同时出现在一个空间里,万一解冻后他就消失了呢。”

“哇哦~看来我要改变历史了,快告诉我现在流行什么?我回去好大赚一笔!”

Shuri摇摇头拿起侧血仪,“我们还是说说血项吧,完全正常,你可能就是吃的太急了小馋猫儿。”公主改用一种充满母性的眼神瞧着他面前可怜兮兮的Erik,“我知道瓦坎达的食物很棒,但悠着点好吗?”

Erik朝他的大龄堂妹竖了个中指,“我饿了一整天,你给我吃树皮我也觉得美味!”

Shuri摊开手耸了下肩膀,“要我给你开个甜一点的糖浆吗?”

“算了吧,我还是去和自己聊会天吧,万一他这会醒了可怎么办?”

Shuri立刻跟上他,“别在我的地方对我的设计提出质疑小家伙,除非你是睡美人,有王子愿意吻醒你。”

“你指T’Challa?”

“你是在故意恶心我吗?”

“开个玩笑堂姐~”他讨好的改了个称呼,至少Shuri看起来十分受用,也不理会这个劣质的玩笑了,和他一起转去隔壁房间。

年长的还在冷冻仓里沉睡着,Erik指了下那扇门,“指纹解锁?”

“没错,只有我和T’Challa能打开,所以你放心吧。”

Erik咬着手指看向面前再熟悉不过的脸,他得把自己救出去,T’Challa把他冻起来绝不单单是因为没时间照顾他,这借口也太烂了,他又不是残疾人。

那天T’Challa整晚都没回来,Erik等到半夜就睡着了,他太困了。第二天当他从床上惊醒时,他堂哥就睡在床边,蜷成一团,连朝服都没换。

Erik保持着惊醒的姿势,借着清晨的微光看向自己这熟悉又陌生的兄弟,有些茫然失措。

他对T’Challa的全部记忆都来自于父亲当年的口述,他跟自己说这个堂哥的优点,说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果不其然,还有他聪明的小脑瓜,听说T’Challa是物理学博士,当然他还非常善良,看到他救活自己就不难想象。

T’Challa差不多是Erik儿时一个美好的向往,谁不喜欢这样的哥哥呢?聪明漂亮又友善,可惜T’Chaka亲手将这道光关在了门外,Erik永远也无法再看到它,他只能暂时蛰伏在黑暗中,暗自舔舐利爪,磨尖獠牙,等待时机。

他将自己腰上的毯子盖到T’Challa身上,国王因这轻微的动作抖了一下,但他没醒,他太累了,眼底尽是熬夜后的证据。

Erik溜到外面,国王的亲卫队都知道他的存在,她们问他有何需要时,他说自己饿了,一个朵拉带着他去了餐厅,Erik大快朵颐后还替T’Challa拿了些食物。

再回到房间时T’Challa已经醒了,正在换衣服。

“我听说你昨晚不舒服?”T’Challa没提他溜出去吃早饭的事,Erik也聪明的没有多说,“可能是吃不惯这里的东西,适应一下就好了。”

“很好,有什么问题跟我说,我出去了。”

“等等!”

T’Challa停住脚步,Erik走过去将他脖子下面那颗扣错的纽扣重新系好,然后拍了拍他哥哥的胸膛,“这下完美了,我的陛下。”

T’Challa愣住了,他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和Erik没来及收回的手指,这场景在他和N’Jadaka身上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

“谢谢你Erik,谢谢。”他抬起头,湿润的大眼睛里有难以掩饰的喜悦,Erik受不了撇撇嘴,“你不至于吧老哥?我就是给你系了颗纽扣,用不用感动成这样?”

“不单单是这个,算了有机会再说,我走了。”说完T’Challa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一走又是一整天,几天下来他总是这样忙忙碌碌。

T’Challa不在的时候Erik就去找Shuri聊天,小公主对他的警惕性越来越小,这对兄妹太善良了。

善良到当Erik将公主砸晕时甚至产生了罪恶感,“抱歉老妹。”

Shuri的指纹成功打开了那扇门,冷冻剂在逐渐散去,一股清水裹住了里面冻僵的男人。

那对浅棕色睫毛上的霜气正在慢慢消散,无数个神经末梢重新跳跃起来,这过程十分神奇,仿佛一个巨大的克隆体即将被唤醒,Erik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Hello man~wake up!”他焦躁的搓着手指。

“哈…”

漫长的等待过后,Killmonger口中终于传出沉重的吐气声,他僵硬的转了下头,然后将双手举到眼前,“Fuck you…T’Challa!”

“哇哦没想到你性致这么好。”

冰柜里的男人坐起身,看向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愣了几秒,然后又失落的叹了口气,“看来我他妈是死透了…”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因为我也刚知道没多久,简单来说,你没死,是我来了,从过去,我是19岁的你。”

Killmonger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自己,“哥们,地狱怎么走?”

Erik翻了个白眼,“商务管理系有个傻屌主任,每节课都会点名,错过了就扣分!”

僵硬的男人眼里突然闪过一丝精光,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被Erik扼在手里的Shuri,“她怎么了?”

“我把她砸晕了,然后用她的指纹给你解了冻。”

“他们为什么冻上我?”

“据说本来要救你,但是一伙外星人来侵略地球,他们顾不上你就先把你冻上了。”

Killmonger缓慢的搓了搓自己僵硬的脸,“你还是告诉我地狱怎么走吧,我懒得听你编故事了伙计。”

“我知道一切听起来都很扯,但我他妈真的来自过去,时间宝石你总听过吧?”Erik灵机一动,想到了T’Challa和把他丢进圈儿里的那个神棍,Killmonger当然知道无限原石,那些小东西在黑市价格很高,但没人见过,大家都以为是传说。

“你继续说。”

“为了赶走那群外星人,他们用时间宝石改变了世界秩序,所以我来了。”

Killmonger沉吟了一会,似乎想分析Erik话里的真实性,“既然你来自过去,那我为什么还在?”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只想叫醒你和我一块干掉T’Challa!他以为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对我毫无防备。”Erik得意的说,Killmonger真不愿意这么做,但他没忍住白了自己一眼,“T’Challa对任何人都毫无防备。”

“对你也是吗?”Erik的嘲讽之意太明显了,他还顺带瞄了一眼Killmonger胸口上的疤。

“…如果我想的话。”

“好了,就说你干不干?”

男人撑起身子从冷冻仓里迈出来,然后示意Erik把小公主放进去。

“你要把她冻起来?”

“难道把她送回寝宫给T’Challa报信吗?”

“我以为你会直接杀了她。”Erik耸耸肩,将软成面条的堂妹扔进去。

Killmonger熟练的按了几个按钮,冷冻仓合上了,制冷剂重新开始工作,“这只不过是一点小小的回礼T’Challa,谁允许你决定我的生死了!”

Erik看着那个暴躁的自己不知道该不该插句话,“接下里你要怎么做?”

“回去等我。” Killmonger说完裹上实验室的毯子就冲进了夜色,Erik有点哑然,他可不是来给人当小喽啰的,怎么十年以后的自己这么没有团队意识??

但那家伙显然比他更了解瓦坎达,更了解T’Challa,他只好按下好奇心回寝宫等消息。

 

夜半时分,有人在门外说话,Erik从沙发上站起来,看到Killmonger抱着已经睡着或者晕倒的T’Challa走了进来,然后将门锁死。

“他怎么了?”Erik走上前看到国王安静的睡颜。

“他以为我是你,毫无防备就喝掉了解药,现在就像一滩烂泥。”

“什么解药?”Erik不知道心形草,看起来很迷茫,Killmonger没理他直接将T’Challa扔在了床垫上,然后麻利的绑住了国王的手脚,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接受过训练的雇佣兵。

“挺熟练的啊哥们。”Erik坐在旁边看大一号的自己忙乎着,一切都做好后,Killmonger才开始解释,“心形草能让人开挂,所以我得给国王的防御系统降降级,当然还有这个。”他扒开T’Challa的朝服,将那串纳米豹牙挂到了自己脖子上,“他的奇莫由珠呢?”Killmonger发现T’Challa的袖口竟空空如也。

“你说这个吗?”Erik举起手腕,后者皱起眉一把夺了过去,“他连这个都给你了?”杀人魔头语气不善,他也不知道自己正在意什么,好像面前的少年轻而易举就拿走了T’Challa最重要的东西一样。

Erik有点犹豫的张开嘴,又闭上,几次过后Killmonger生气了,“你他妈到底说不说?”

“你们俩什么关系?”

“什么?”

“你看上去在吃醋,吃我的醋,吃你自己的醋。”

前国王翻了个白眼,“原来十年前的我这么傻逼。”

“你骂谁?”

“骂我自己!”

Erik只能朝他竖中指,在看到那一身肌肉和刺青时,他就知道硬碰硬没戏了,“现在怎么办?”

“明天我会替T’Challa出席议会,并对外宣布国王因战争身心俱疲,终于倒在了病床上,假以时日,我会成为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你计划来的还挺快。”Erik不得不佩服十年后的自己,那男人才刚醒过来没多久就做了这么多事,而他却像个小傻逼一样只能在房间里等消息,“除了这些呢?我能做点什么?”

Killmonger盯着他看了一会,他不太想和过去的自己聊天,那会的他弱小青涩不成熟,连枪都不会拿,“如果可以,我会立刻因为你干过的那些傻逼事开枪崩了你。”

年轻人楞了一下,他看着那家伙脸上疯狂的表情,和通过奇莫由珠套上的全身作战服,就知道Killmonger没开玩笑,十年后的自己,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了。

“N’Jadaka?”

一个虚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Killmonger停住往外走的动作,Erik也听到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看向瘫在那的T’Challa。

“这么快就醒了?”杀人魔头走到床前一把握住T’Challa的脖子,他的心形草药力还在,现在稍微一用力就能扭断国王的喉咙,“谁允许你救我的嗯?”

T’Challa被狠狠的按住说不出话,他的脸色越来越红,Erik提醒他再不放手就可以直接继承王位时,Killmonger才放开他。

国王红着脸剧烈的咳着,眼泪汹涌而出,凌乱的朝服和被捆绑后的狼狈让他看起来糟糕透了。

Erik将目光挪开,他总觉得再这么看下去自己就要不受控制的撕开那身衣服了,这感觉像突然跑出来的一样,之前他对T’Challa可毫无半点觊觎之心。

没等他从那冲击中醒过味儿来,身边的人已经快一步扯开了T’Challa的朝服,“没有心形草你算什么黑豹?没了这身漂亮朝服你算什么国王?我要你亲眼看见我是如何带领瓦坎达成为世界第一的!”

这下Erik知道原因了...

就算他们此刻不在同一个身体里,但他们还拥有着同一个思维,从那男人醒来后他看T’Challa就总是怪怪的。他敢保证Killmonger现在说的这些不过是给他自己听,他他妈就只是想撕开T’Challa的衣服,别给自己找那堆破烂借口了哥们!!

“S…Sh…Shuri?” T’Challa顺过那口气,勉强说了句完整的话,Killmonger不屑的昵着他,“小丫头好着呢,但如果你不听话就不好说了。”

国王安心的点点头,竟意外的开始沉默,他没有歇斯底里的反抗,也没有据理力争的劝说,只是安静的躺在那,任由气氛开始变得尴尬。

Erik看了眼床头时间,半夜2点… “要不…我们先睡觉?总不能现在就去议会厅等着吧?”

T’Challa看上去依然不想理他们,任何一个都是,他复杂的看了Erik一眼就开始闭目养神,Erik被他看得甚至有些心虚。

Killmonger还站在那,在他把狠话都说尽后,如果现在回到床上睡觉似乎显得太不反派了,Erik等了会,见没人理他,只好嘟嘟囔囔爬到T’Challa的左边躺好,“晚安二位。”他还给自己盖了条毯子。

Killmonger朝过去的自己翻了个白眼,以一种极度不耐烦的气势走向沙发那边,好像在故意和他们划清界限,但几分钟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气呼呼的回到了床上,躺在了T’Challa的右边,幸亏国王的床够大。

T’Challa五花大绑的被两个Erik夹在中间,想到了好心没好报这个词…他安静的维持着这个姿势看向天花板,其实刚刚被剥夺了心形草的他十分疲惫,多日战争加上重建已经耗费了国王很多心力,现在还要防范那个小骗子和大疯子,T’Challa心力交瘁,没几分钟就彻底闭上了眼睛。

右边那位才刚刚苏醒,现在根本不困,他听着身边那道均匀的呼吸声,有些感慨。说实话,当他在那个夕阳下选择死亡时,他已经不恨T’Challa了,T’Challa就是他曾经灰暗世界里的那道光,他向往T’Challa,嫉恨T’Challa,可也正是这道光,让他在无数个绝望中活了下来,直到最后死在他面前,T’Challa就是他一生中遥不可及的那抹夕阳。

“你爱他。”Erik低哑的声音在黑夜里轻飘飘的传来,Killmonger转过身将后背冲向自己,拒绝聊这个话题。

“哥们,这听起来挺妙的,不过你在真正意义上的自欺欺人。”

“不要用你幼稚的眼光来评价未来的自己!”

Erik撇了撇嘴,“我只是能感觉到而已,我们毕竟是同一个人。”

Killmonger闭上了嘴,几分钟后他轻声问Erik,“你知道那道光吗?”

“噢当然!我们的堂哥T’Challa,瓦坎达的瑰宝,巴斯忒的骄傲。”Erik自嘲的笑了,不管将来他们俩还会不会变成一个人,他们的爹可都是一个人,讲的也是如出一辙的故事。

“父亲刚死那会,我以为一辈子都见不到T’Challa了,这居然是我当时最担心的事。”

“没关系,我们那会只有8岁。”

“他就像一个限量版的芭比娃娃。”

“……”

两个Erik同时转过头看向睡的正香的T’Challa,然后对视了一眼,“别说出来!”Killmonger恶狠狠的指向Erik,Erik了然的点点头。

有些事,一旦捅破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T’Challa卷翘的睫毛在黑夜里不着痕迹的抖了抖,手指轻轻绞紧那根绳子。



TBC

评论(32)
热度(347)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