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双豹组】【killchalla】硝烟与月光 01

*特战队新兵Erik/教官T'Challa,OOC,NC17

*一切在原文中出现的关于三栖特战队部分均来自网络,肯定存在大量与事实不符的军事知识,剧情需要,请不要深究这部分!

灵感来自于K哥的漫画人设,海豹突击队真的非常非常难进,能被选上的都非常厉害,难怪他徒手打赢黑豹多次,可以说是非常苏了,感兴趣的可以科普一下三栖特战队的百科。


01

“在战争或非战争时期,要对于国家、队伍单位、队友满怀尊敬或忠诚。准备着领导、准备着服从、永不离弃。对自己对于队友或者任何事物的行为负责,不论纪律或是创新都要比一个勇士吐出。为战争训练、为胜利争斗、为国家抗敌,每日为海豹三叉而奋斗。”

 

T’Challa双手背在身后,一边大声念诵着队伍纪律,一边用他那双黑色双眸扫视面前这些刚刚通过陆战训练的新兵。

每年,加利福尼亚的海军两栖基地都会迎来一批自信的年轻人,但T’Challa知道,能够坚持到此刻站在甲板上听他宣读纪律的,可谓寥寥无几,这也是为什么申报Navy Seals的门槛很低,甄选人数却极少的原因。

黑人教官穿着他绿色的迷彩作战背心,在烈日灼烤后的甲板上一个个审视着他的新兵,他黝黑的皮肤在汗水与骄阳下闪烁着细碎的金光。

这12名新晋作战人员已经全部分配给了T’Challa,从今天起,他会是他们的OIC*。

“我叫T’Challa,服从命令是我对你们的唯一要求,如果我不满意,你会立刻离开。”

整整一上午,T’Challa看着他的士兵们笔直的站在甲板上,从骄傲自信到汗流浃背,他很清楚这些年轻人的心理,他们是唯一留下的,是全美国未来的骄傲,但这并不能让你在入伍第一天就享受英雄般的待遇,T’Challa要让他们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而当他的目光第五次扫过那名和自己肤色相同的年轻人时,他在心中调出了他的资料,Erik.Stevens,上过战场,毕业于MIT,擅长爆破、近身格斗与远程狙击。

“你,出列。”T’Challa扬起下巴朝Erik的方向扫了一下,被点名的男人双手覆在身后,朝他的教官歪了下头,他似乎一点也不惧怕这个大眼睛的OIC。

Erik来到队伍前面,6尺6寸*的他比T’Challa高出一个头,他俯视着自己的教官,露出两颗小金牙,“Yes Sir。”Erik跨过与T’Challa的安全距离,在他面前轻飘飘的回答,口气更像是在调情。

T’Challa扬起嘴角看了他一眼,他经历过太多不服管教的新人了,Erik自以为特立独行的做法只会在往后的日子里给自己找麻烦,愚蠢。

“沙地负重折返跑,直到我喊停。”他神色从容的注视着新兵猎豹一样的双眼,轻声下令,Erik的表情丝毫不为所动,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背上了自己的负重行囊。

做场所有人的内心都在猜测那家伙哪里得罪了OIC,但是等Erik差不多准备离开甲板时,T’Challa又继续开口,“其他人,全部跟上!”

哀嚎声响成一片,Erik回过头朝T’Challa露出一个坏笑,然后一步跳下了船。

T’Challa按下计时器,士兵们已经排成纵队在海滩上跑了起来,日正当空,还有39分钟就是午饭时间,这个时候他们的意志力最薄弱,在经历了一整个上午的站立后,他们可能会饿的吃下一头牛。

 

“操练新人呢?”M’Baku走到T’Challa身边,他是另一个排的OIC,也是T’Challa在队时期的战友。

“今天刚到。”

“素质如何?”

“有一个还不错。”

“你的眼光一向透彻。”

“还要再观察,你那边怎么样?”

“下周出发。”

“这么快?”T’Challa惊讶的转过头,他们早就接到了通知要前往阿富汗,M’Baku今年没有新兵训练任务,所以他会作为先遣部队,第一时间前往战地。

“拖了那么久终于有动作了,这样也好,我可不喜欢被那群政客吊着胃口。”

T’Challa笑着拍了拍好友壮硕的手臂,扫了眼计时器。

“不打扰你训练了,出发前好好喝一杯?”

“一定的。”T’Challa和他碰了碰拳,M’Baku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基地方向走去,他带领的小组刚从海里训练归来。

已经半个小时了,T’Challa还没喊停,而Erik的速度依然保持在最开始的时候,这一点让T’Challa十分惊喜,Erik的素质在各方面来说都是出类拔萃的,他猜用不了太久,这男人就能做到EOD*。

又过了五分钟,T’Challa终于按下了计时器,大兵们气喘吁吁的回到岸边,每个人看上去都很疲惫,尽管Erik也汗流浃背,但在看到T’Challa的一瞬间,他眼神里更多的是一种来自于雄性力量的展示,T’Challa在部队多年,对这种赤裸裸的意图一目了然,他不着痕迹的错开目光,宣布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午饭后他们可以休息两小时,下午会有一个科普讲座。

年轻人们发出欢呼,勾肩搭背的朝基地餐厅走去。

T’Challa跟在他们后面,Erik故意拖沓到和他并肩的位置,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T’Challa已经转过身停在了他面前,“我奉劝你收起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Stevens,我不是第一次带兵了。”

“这么说...我也不是第一个想睡你的?”

T’Challa皱了下眉,Erik的语气总让他觉得被一丝危险环绕,“我可以让你连午饭都来不及吃就打包回家,要试试吗?”

“你舍不得。”

“什么意思?”T’Challa朝这位自信的新兵挑起眉。

“从我出现在你面前,你的目光在我脸上停下了不止5次,用你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Erik凑近他的教官,流里流气的用眼神扫过T’Challa的屁股,“要么是你想睡我,要么是我的身体素质吸引了你,而你刚刚让我带队的举动已经很好的说明了问题,你看上我了宝贝儿,所以你舍不得赶我走,那会是队伍的损失。”

T’Challa轻笑出声,在Erik压迫的阴影里抬起半个头,“自信是好事,不过就算我看上了你的条件,你也还没优秀到需要我用身体去挽留,我希望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谈论这个话题,如果再有下一次,即使全人类需要你,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你扫地出门,你大可一试。”

Erik盯着T’Challa大步离开的双腿和他被作战服包裹的翘臀,露出满不在乎的神色,“我早晚会睡到你亲爱的,我发誓。”他在T’Challa身后两步远的地方轻声说,T’Challa头也不回的朝基地走去,但Erik知道他已经听见了。

 

训练的日子是枯燥乏味的,整个海滩都是军事重地,没有鲜花美女和比基尼的环绕,任凭海水再蓝也吸引不了大兵们的兴趣。

M’Baku的小队明天就要启程去往阿富汗了,今晚沙滩前有个篝火晚会,一方面是给士兵们打气,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告别,上了战场就有可能回不来,这一残酷的事实是每个军人的觉悟,他们时刻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所以没人介怀,有的只是纵情欢歌与适量酒精。

“操他的你知道我有多不喜欢沙子吗?这些年竟跟沙子打交道了。”M’Baku跺了下沙地,一口气灌下整杯啤酒,他们现在围在篝火边,很多人已经喝醉了,剩下的一部分光着上半身在圈儿里摔跤,一部分在比赛掰手腕,离行前这些出格的行为通常没人计较。

“说真的,平安回来兄弟。”T’Challa举起酒,M’Baku看了他一眼,两人撞了下杯,“当然,我妈妈还想让我回家继承家业呢。”

“你说那个渔场?”

“是啊,谁能想到,我要变成渔民了。”

T’Challa没忍住笑出了声,脑子里已经出现一个身穿蓑笠,手拿鱼竿的M’Baku了。

这时摔跤场里响起一片尖叫声,T’Challa寻声望过去,看到Erik刚把一个比他早入伍两年的士兵摔了出去,那家伙被扔了个脸着地,样子非常狼狈,而Erik壮硕饱满的胸肌正在剧烈起伏,他喘着粗气,舌头缓慢的舔掉嘴角的血痕,似乎是感受到了T’Challa的目光,Erin的视线越过火堆来到他的教官眼前,和T’Challa在空气中交汇,后者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Erik朝他挑了挑眉,然后一把拿走那杯属于胜利者的美酒,朝T’Challa走来。

M’Baku被一通电话叫走了,T’Challa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朝他靠近的Erik,直到Erik来到他面前,将那杯酒递给他,“这可比你手里的啤酒带劲,敢不敢尝尝?”

T’Challa看了眼那泛着浓烈酒香的金黄液体,又看向站在他面前目光充满挑衅的新兵,接过杯子一饮而尽,“金麦酒在前几年开始被很多地方禁止出售,尤其是部队,很显然你错过了一杯好酒。”

T’Challa把玩着手里那只空酒杯,一滴没有饮尽的液体顺着杯口流到他修长的手指上,染亮了那块深色的肌肤,Erik感到一阵口干舌燥,他抢过教官的啤酒,一口气送入了喉咙。

“我才不在乎它是什么禁酒呢,我只想请你喝一杯。”这是Erik用拳头赢来的,意义非凡,也许还掺杂了一些属于男人间别扭的浪漫,可惜他一向不会将时间耽误在思考这些感情问题上,他只做自己想做的,“当然你喜欢就最好。”

T’Challa咀嚼着这句话,站起身拍掉裤子上的沙粒,“我喝这杯酒不是因为请我喝酒的人是你,而是因为你刚刚赢得了一场小小的友谊赛,作为你的教官,我为你感到骄傲Erik。”

Erik为这假正经的理由嗤之以鼻,他凑到T’Challa面前,连同身上沙硕与血腥的味道,一并飘进了T’Challa的鼻子,“我早就说过,早晚有一天T’Challa,就算不是今晚!”他直呼自己教官的名字,在他耳畔留下侵略性的承诺,随后头也不回的回到那些新兵的阵营,T’Challa站在篝火的阴影里,看着那男人宽阔的脊背,感到胸腔中一股莫名的焦躁席卷了他,他很想将Erik按在那个圈儿里揍一顿,或是干脆坐在他有力的大腿上让自己好好射出来,总之那股无名火在他喉咙里瞬间灼烧了他的理智。

第二天早上,他将前一晚扭曲的感觉推罪给了那杯金麦酒,“禁酒十分有意义。”T’Challa头疼的按了下太阳穴,开始穿衣服。

 

M’baku的部队在凌晨已经随其他小队启程了,所以今天海滩看起来格外冷清,T’Challa照常训练着他的小组,今天他们要分成三条小艇前往海中进行DA*训练。

三条船分别由T’Challa、Erik和另一名白人士兵带领,目标是拆除浮漂位置下的水雷装置,并成功解救人质。

今天天气阴霾,海浪很大,T’Challa一边将装备进行最后检查,一边看着他的队员,“服从命令,注意安全!”

他扬起手,三条小艇同时入海,然后保持队形先后朝目标物驶近,在距离漂浮点不到两海里的位置停了下来,“Erik,准备下水。”T’Challa的声音透过呼叫器传进Erik耳中,Erik朝他打了个手势,与船上另一名队员先后下潜,“沟通者、密接支援准备接近恐怖分子的船,狙击手就位,其他人听我指示原地待命。”

两名谈判人员驾船缓慢朝人质所在位置移动,T’Challa一边从望远镜里关注着远处的情况,一边通过屏幕查看Erik在水下的信号位置。

沟通者已经就位,他们先是发出了三遍警告,随后化妆成恐怖分子的士兵朝谈判船前方开了两枪,以示他们拒绝投降的决心。

“狙击手汇报情况。”

“三名人质全部挡在了恐怖分子前面,海面不稳定,没有制高点很难直接完成击毙任务。”

T’Challa又看了眼面前的显示屏,Erik已经到达浮漂位置下方,他屏住呼吸,海浪不断拍打着船沿,发出激烈的声响。

“沟通者,狙击手无法瞄准目标,拖延时间,实行B计划。”

谈判人员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通过扩音器不断与恐怖分子交涉,对方要求他们全部弃船,并摘掉发动机。

T’Challa攥紧拳头,缓慢超前移动,“要求交换人质。”

谈判人员提出由两名特种兵游向敌船,交换普通人质的要求,否则不考虑弃船。

敌方同意了,扫描器上显示Erik已经拆掉一枚水雷,还有两颗,“继续拖延时间,Erik在拆第二颗水雷。”

T’Challa让船朝目标驶近,他和另一名队员开始拆除身上的武器,“我亲自登船,狙击手找到机会立刻击毙目标。”

脱掉身上厚重的防弹衣,T’Challa只穿着背心和作战裤跳入了冰冷的海水中,他们抬着头分散为两个方向朝敌船靠近,恐怖分子依然躲在人质身后,直到T’Challa他们举起手表明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两名恐怖分子立刻蹲下身体,藏在了驾驶舱下方,并在T’Challa爬上来之后推下去一名人质,以此类推,直到三名人质全部替换完成,T’Challa和他的一名士兵又站成了一排,形成新的肉盾。

“让你的人全部弃船,等我们逃进公海就会放了你们。”恐怖分子将枪口顶在T’Challa后心的位置,冰凉的枪管将他往前推了推。

咸涩的海水流进T’Challa的眼睛,他一眨不眨的盯着海面,“等难民游到安全距离,我会下令的。”

T’Challa看着那三名化妆成人质的士兵朝救援艇游去,只希望Erik的动作能再快点。

当海面上所有人都顺利游出了射击范围,恐怖分子撞了撞T’Challa的后背,示意他下令,T’Challa摸上耳机,朝自己的船看去,“全体听令,立刻摘除发动机,准备弃船,立刻摘除发动机,准备弃船。”就在T’Challa的命令重复了两次之后,他的眼角余光瞥到了快艇前方,由于挡在恐怖分子前面,这个角度只有他能注意到,Erik在海平面下方悄悄朝他打了个手势,告诉他水雷已经全部拆除,T’Challa虽然生气这家伙不服从命令,但现在情况紧急,也顾不上教训他了。

对面两艘作战艇已经熄火,留下谈判船还在不远处待命。

Erik潜回到海里,他准备绕到敌船后方突袭,T’Challa屏住呼吸盯着水面上的涟漪一点点消失,又看向远处,当第一名队员跳入海面时,他突然转身托住对方下巴,同时举起他持枪的手臂朝向另一个同伙,那家伙的第一反应果然是扣动扳机,他“打”到了自己队友,另一名士兵迅速控制了那个家伙,但由于刚刚从海水里游上来,T’Challa的手心潮湿,没一会那个被他攥住手腕的恐怖分子就挣脱开了他的钳制,他们激烈的扭打在了一起,枪被甩到了船舱里,空间太狭小,好几次T’Challa差点踢到队友。对方抽出作战刀,T’Challa在又一次后退着躲开对方的进攻时,被Erik从后面窜出来托住了腰,同时一脚踹在了那家伙的胸口上,直接将人踹倒在了驾驶舱,可怜的伪装兵疼的呲牙咧嘴,感觉像被大象碾碎了胸腔,T’Challa感觉不对劲,他立刻打响训练结束的警报,并来到那人身边检查,“肋骨疑似断裂,要求救援,重复,要求救援!”

T’Challa转过头愤怒的瞪着擅自做主的新兵,Erik毫无歉意的耸了耸肩,“恐怖分子而已。”

T’Challa没有说话,他将背心脱下来撕破缠在受伤士兵的胸口,以便固定他的伤势,救援船很快就开了过来,一名救援兵与Erik他们交换了位置,T’Challa驾船,所有人匆匆忙忙朝基地返回。

还好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优秀战士,断了根肋骨而已,伤势很快就被控制住了,倒是Erik,如果这是一场真正的DA营救,他很可能已经因为违抗命令而害死人了。

 

T’Challa看着被五花大绑压在稽查室的男人,脸上的温度比海水还低。

Erik有点想笑,因为T’Challa已经这样和他面对面又不说话半个多小时了,他是企图瞪到他内疚为止吗?

“我会申请开除你的资格Erik,你不适合做一名战士。”

Erik挑起嘴角看向他的教官,“除了服从命令,我想随机应变也是一种训练方式,谁规定上了战场不会有突发情况?难道敌人全部都要按照你的部署进攻?这不是打游戏T’Challa,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对的事。”

“你认为对的事很有可能断送其他战士的命,我不会让任何人做你疯狂战略中的牺牲品,你毫无团队意识,你所谓的随机应变只是为了展示你的个人价值,这里是部队,不是超级英雄特工队!”

“那是他妈的什么玩意?动画片吗?”

T’Challa想翻白眼,但他忍住了,“我没开玩笑Erik。”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丁点激进了,除了开除我,其他惩罚悉听尊便Sir,please~”Erik挑起眼睛,嘴角还挂着挑逗的笑,他听上去虽然在妥协,但看上去毫无诚意,T’Challa头疼的撑住额角,Erik太会抓他的弱点了,他很优秀这点毋庸置疑,开除Erik将会是T’Challa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但他不能养虎为患,如果Erik再为自己多辩解一句,他就会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房间,可那家伙却开始可怜巴巴的求他,求他再给他一次机会,这个可恶的!天杀的新兵!

T’Challa在内心咆哮,然后用力闭了下眼睛,“再见了Erik。”他轻声说,声音小到如果Erik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楚的地步,Erik不知道这意味了什么,月光洒进来照在T’Challa卷翘的睫毛上,Erik突然嗅到了一股离别的气息,而T’Challa已经离开了房间,他依然被绑在椅子上。

那晚Erik被关在稽查室整整一夜,他在椅子上睡着又醒来,反复了好几次,直到外面天光大亮,另一支小队的OIC将他领出房间。

从此Erik被调离了T’Challa的作战分队,随第二军前往阿富汗,即刻启程。这就是T’Challa对他的惩罚,他甚至没有为Erik送行,那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而那句伴随着叹息的“再见”,整整在Erik心中陪伴了他两年。

 



*Erik的身高参考了漫画原型设定,1米98,大家感受一下这身高差。

*OIC:排长,T'Challa在这里的设定是O-3级别(行动军官)。

*EOD:士官,Erik的设定最终会是E-6(行动三级士官长)。

三栖特战队的分类很繁琐,文里不会赘述太多,大家只要搞明白这是个职称就OK了,类似我们的军师旅团营连排这样...

*DA:直接行动,正对敌军目标前进。任务可能包括袭击陆上或水上目标、解救人质、伏击敌人等。



TBC

评论(44)
热度(329)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