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双豹组】【killchalla】硝烟与月光 02

*士兵Erik/军官T'Challa  AU

*OOC、NC17

*海豹突击队2011年在巴基斯坦完成了一项全球瞩目的基地头目击毙行动,对方是谁我就不多说了,此处借梗,作战部分依旧存在大量BUG,别细究这部分,OOC算我的。


02

月光透过乌云零散的洒在这片目无一切的黄沙中,Erik靠在一座沙丘上看了眼那圈可怜的金光,将仅剩不多的淡水灌进喉咙。他率领的作战小队在五天前因与恐怖分子展开激烈交火而撤入了这片沙漠,身上所带的水源物资有限,通讯也完全失去了信号,这可怜的四个人相依为命坚持到了今天,还有一人受了伤,如果再找不到出口,这几只“海豹”就要活活干死在这里了。

“Erik,我不想这么个死法。”一个和Erik关系还不错的拆弹兵蹭到他身边,将早就空掉的水壶不死心的又扭开空了空,可惜连一滴都没有了,Erik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的壶递过去,“只剩一口了。”

对方立刻接过去灌进干渴的咽喉,“看天气,明天也不会下雨吧?”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期盼过一场暴雨,Erik没说话,他不想把多余的力气浪费在聊天中。

抱着自己的枪,Erik在还有些余温的沙粒上找了个被风的位置,然后打开随身携带的项链坠,里面是一张他刚刚加入三栖特战队时的合影,T’Challa就站在他旁边,他们都朝镜头笑着,脸上挂着骄傲,Erik摩挲着照片的边缘,他将自己和T’Challa的部分剪下来放在了项链盒里,这不是什么浪漫主义,而是一种警示,Erik在所有最艰难的战役里用它来提醒自己,绝不能死,T’Challa还欠他一个解释。

他攥紧吊坠,盯着那点月光,脑海中又响起了那男人带着叹息的告别声,那声音困扰了他两年,折磨了他两年,求而不得的焦躁让他不仅没有忘记那个男人,反而将这份索取变本加厉的融进了思念里。

在阿富汗的美军基地,他偶尔能在餐厅碰到M’Baku,T’Challa那个高个子战友,但他们从没说过话,有几次M’Baku迎面走来看到他,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Erik才懒得和他叙旧,也不关心他要说什么,所以关于T’Challa的一切,他都无从再知晓,唯一能被他抓在手里的,只有那张模糊不清的合影。

伴着这些胡思乱想的记忆,Erik陷入了梦乡,夜晚的沙漠总是一反常态,温度骤降,他们四人不得不紧挨着彼此缩成一团,用以抵御寒风。

但今晚的风很奇怪,Erik迷迷糊糊的睁开他沉重的眼皮,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朝他走来,那个两年来总是萦绕在他梦境中的男人,在那些旖旎的夜晚,T’Challa会温和的注视着他,他听话极了,Erik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温热的身体包容着Erik的一切,意识游离的特战兵露出一个无声的微笑,希望这美梦可以再多延续哪怕一秒。

 

Erik在一片刺目的白光中醒来,他深深吸了口气,空气中双氧水的味道让他立刻清醒,他环绕四周,病房里除了他还有他的三个战友,每个人手上都插着输液针,他看了眼那些玻璃瓶,只是葡萄糖,所以昨晚他没有做梦,那股风是救援机卷起来的,那么T’Challa呢?

Erik一把扯掉手背上的输液针,跳下床朝外面跑去,这个时间刚好是早饭时间,所有人都会聚集在餐厅,他拖着极度缺水的疲惫身体向那个方向赶去,内心激烈的鼓动就要跳出耳膜了。

餐厅里熙熙攘攘,大兵们三五成群各聚一方的讨论着最新战况,有熟人看到了Erik,激动的站起身朝他打招呼,庆祝他活着回来,Erik给了他们每人一个拥抱,但他的眼睛在不停的搜寻着,每个角落都不放过,直到他看见自己曾经小队的战友,那个和他一起执行过下潜任务的家伙。

“T’Challa呢?”他拽住那人的衣服,将他提到自己眼前,对方愣了一秒,随后就认出了他,他们简单的聊了两句,Erik几乎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想打听他们教官的下落。

“我很久没见过他了,他现在可是中校,已经不带我们了。”

Erik失望的胯下脸来,对方以为他还在记恨T’Challa当年将他调离的事,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都过去了伙计,你现在已经是E-6了,比我们爬的都快,我们羡慕还来不及呢。”

Erik看了眼自己肩膀上的勋章,苦涩的笑了一下,连早饭都不想吃了,这感觉真的非常糟糕,在没见到T’Challa的这些年里,他从不奢望与他见面,见了面又能怎样呢?但昨晚的梦境是那样真实,真实到他甚至记得那男人将他拉进怀里时身体上的温度,他用力的嗅着T’Challa须后水的味道,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

还沉浸在自我意识中的男人没注意到曾经队友脸上露出的惊讶,等那只手落在他的肩膀上时,Erik甚至来不及换个喜庆点的神色,“睡的不错Erik?”

T’Challa就这样站在他身后,脸上带着他再熟悉不过的表情,严肃中压抑着容忍与天真。

Erik愣了两秒,然后不顾场合,一把将T’Challa拽进了怀里,T’Challa被他紧紧的箍在怀中至少半分钟,周围响起无数尖锐的口哨声,但Erik不在乎,这些声音都在告诉他,T’Challa真的来了,一切都不再是梦。

“我知道救命之恩让你心怀感动,但是你能不能先放开我Stevens上士?你有点过于热情了!”T’Challa故意大声说道,好让那些看热闹的大兵们别想入非非。

Erik终于松开了手臂,但他在撤出怀抱前附在T’Challa耳边悄声说,“晚点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热情。”

T’Challa打了个激灵,熟悉的危险感又回来了,这些年他差不多都要忘记Erik留给他的感觉了,但只要一秒,这个男人就能轻易打乱他的自制力。

“咳...”他强装镇定的拉开和Erik过近的距离,“你入伍第一天我就教过你如何在沙漠里求生,不过显然你都忘在了耳边。”T’Challa以一副教官的口吻不痛不痒的训斥了Erik两句,之后就来到了就餐区,Erik跟在他身后,和他一起取了早餐,就在T’Challa准备落座前,他回头看了眼打算继续粘过来的男人,“回去你的座位Erik,叙旧时间结束了!”

T’Challa的话中带着明显的警示,Erik看到M’Baku就坐在那,还朝他点了点头,他也和对方打了个招呼,T’Challa刚想询问他们现在的关系,就发现Erik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还是那么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只是在装傻罢了。”M’Baku揶揄的笑起来,T’Challa不赞成的摇了摇手指,“战争还没教会你生存之道吗军官,你不该如此和我说话。”

“行了T’Challa,你这样更像个扭捏的小妞儿了。”

T’Challa憋住一口气,最后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们两年没见,这就是你想对我说的?我还不如和Erik一块吃早饭呢。”

“你现在追过去也来得及,我相信他随时给你留好了位置。”

“说真的M’Baku,看到你们都在我很开心。”

他朝对方举起咖啡杯,做了个象征性的致敬动作,M’Baku也举起自己的牛奶,和T’Challa碰了一下杯子,并朝他眨了眨眼,“我们也欢迎你来基地指挥作战中校,尤其是Stevens上士。”

整个早餐时间都在T’Challa的突然出现中维持着热烈的探讨,很多人从没见过这位漂亮的指挥官,他们围在Erik身边询问他和T’Challa的关系,Erik只说那是自己的入伍教官,没有多余故事,年轻人们发出失望的嘘声。

“他确实是个美人儿,承认你看上他了也不是什么丢脸事哥们。”还有人不死心的打算敲诈Erik吐露实情,Erik只是安静的吃他的早饭,眼神却始终停留在T’Challa的背影上,像个耍酷的年轻人。

谣言传的很快,新来的指挥官和Erik的风流韵事被夸大到有鼻子有眼,甚至一些早就看Erik不顺眼的家伙说他是靠着T’Challa才能连升三级做到如今的位置,Erik将他们揍到险些退伍。

“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Erik?”

T’Challa在又一起斗殴事件发生后选择了面对Erik,Erik却在来之前兴奋的修理了胡子,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要去受训。

“你这里有摄像头吗?”Erik进门就开始环视房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T’Challa摇摇头,不清楚他在暗示什么。

“那就好。”紧接着Erik反手锁上门,跨过T’Challa面前那张窄小的办公桌,在T’Challa意识到危险时吻就已经落在了他的双唇上,T’Challa迎面给了他一拳,被Erik躲开了,所以他只来得及擦过T’Challa的嘴角,因被困沙漠而干裂的嘴唇留给T’Challa火热的触感,Erik就像一只会蜇人的黄蜂。

“我记得告诉过你,再有一次,我会毫不犹豫的开除你。”

“好啊,既然如此,我今天就更不会让你逃走了!”Erik猎豹一样的双眼紧紧锁住T’Challa的身体,预防他的近身攻击,他们都是优秀的士兵,Erik早就料想过得到T’Challa会付出凶狠的代价,但他势在必得,气势上便显得更加自信。

T’Challa朝门口方向横移了半步,Erik高大的身躯立刻挡在门前。

“我得提醒你Erik,强暴一名中校会让你上军事法庭,那可不是开除军籍就能了事的。”

“所以你乖一些,我们就不要麻烦别人了。”

T’Challa像看个神经病一样看着他曾经的队员,“是什么让你始终认为我是个能够唾手可得的婊子?”

Erik摇摇头,“我对一个婊子可维持不了这么长时间的兴趣,别低估你自己T’Challa。”

“这么说,你爱上我了?”T’Challa耀人的黑眼珠里映满Erik疯狂的表情,他们谁都不相信Erik这种人会突然玩起爱情游戏,T’Challa原本以为将他调离自己身边就会让这家伙失去那点突发奇想,谁知道再见面,Erik对他的执着反而更加严重了。

“我不喜欢爱这个词,尤其在这种连命都保不住的地方,我只知道我想要得到你,而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一点从未变过。”

很好,那就是说Erik只是看上了他的屁股,T’Challa深吸了口气,手指关节咔咔作响,愤怒甚至让他露出一个走形的微笑,“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上士!”他速度非常快的跃上一个杂物箱,然后跳起猛击Erik的头顶,Erik举起双手挡住了这一下,却不可避免的向后退了两步,紧接着T’Challa的拳头又来到了他的下身,他们像两个仇人那样在狭小的办公室里打成一团,Erik还是第一次直面T’Challa教官的怒火,桌上的文件散落了一地,几把椅子被踢飞了出去,剧烈的声响吸引了几名路过的士兵,有好事者招来了更多人,他们纷纷猜测里面的人到底是在打架还是做|爱,最终在Erik飞出玻璃窗的那一刻落下结论,T’Challa喘着粗气从容的走出办公室,将对他禁闭48小时的判决书扔在了Erik已经挂彩的脸上,然后砰的一声砸上了门。

Erik躺在满地碎玻璃里,用那张带有T’Challa亲笔签名的A4纸捂住脸,发出神经质般的大笑,看热闹的都说他因为追不到新指挥官疯了,但Erik自己知道他在笑什么,他从没这样兴奋过,仿佛唯有这样的T’Challa才配的上他。

 

往后的日子里,Erik抓住机会就要犯点小错,一方面是他在部队里确实不安分,另一方面是可以借机见到T’Challa,作为一个单位的总指挥官,T’Challa很少在基地里随便溜达,他们只有在军事会议中能够碰面,那样的场合Erik多少还是懂得分寸的。

最近一次的会议决定是他们将要从阿富汗拔营,在历时了两年的追缴行动后,那伙武装分子似乎逃去了伊拉克,他们决定立刻与伊拉克的美国驻军汇合,这些土壤相连的中东小国到处都是险峰与大漠,如果想要彻底揪出那些隐藏在地洞中的恐怖威胁,T’Challa他们需要不停的迁徙。

所有人都在整理物资的时候,Erik敲开了指挥官的房门,T’Challa正在收拾衣柜,看到来人紧张的握住了拳,“NO NO,现在不是打架的好时机Erik。”

Erik翻了个白眼,一屁股砸进T’Challa的床垫里,还在他的枕头上蹭了蹭,“这枕头归我了!我是说,你刚来不久,有什么可收拾的,跟我出去走走。”

T’Challa忽略掉了那个疯子的第一个要求,只是挑起眉看了眼窗外,“现在?”落日挂在半空,马上就要到晚餐时间了。

“这的人虽然不怎么样,但落日很美,尤其是配上那些被烤过一整天,散发着反射效果的沙地,挺值得一看的。”

T’Challa权衡了一下时间,又在Erik认真的眼神中分析了一遍,确定了他不会突然发疯的在沙漠里强暴自己之后,决定在撤离前去看看那道美景。

Erik搞了一辆军用吉普车,招呼T’Challa上来,T’Challa没想到看个日落还得走出去几英里,“还有20分钟就吃晚饭了。”

“我保证来得及小馋猫,我只是懒得从沙子里走过去,来吧。”Erik朝他嘴馋的教官歪了下头,T’Challa无奈的跳上副驾驶。

一路上Erik都没说话,T’Challa只好盯着远处的高山发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在狭小的空间内相处,T’Challa有些不适应的转了转脖子,Erik没骗他,没5分钟他们就绕到了面前那座山峰的缺口,落日正挂在半山腰,仅存的余光照耀着面前热气腾腾的黄沙。

Erik从后座翻出一个军用望远镜递给T’Challa,其实只是这样远远的看过去就已经很美了,但T’Challa没有拒绝Erik的好意,他接过那台望远镜,朝山间望去。

Erik盯着T’Challa的侧脸,柔和的弧度挂在那个男人的嘴角上,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夕阳极大的赢取了T’Challa的好感,当他拿掉望远镜时,发现Erik的脸离自己很近,T’Challa也转过头,他们四目相对,落入彼此眼中的只有落日与柔光,Erik仿佛终于卸下一身荆棘,他柔和的望着面前的人,T’Challa甚至有种想要抚摸他的冲动。

这也许是个好时机?Erik对自己说,然后他的眼神一点点低下去落在T’Challa的唇上,T’Challa意外的没有躲开,也没有朝他挥拳,而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夕阳里。

Erik不再犹豫,当亲吻落下时,他单手抬起T’Challa的下巴,将他拉近,他们分享了一个不带有任何情欲的浅吻,看上去更像是一种纪念,纪念这一刻他们都还活在彼此的身边。

亲吻只持续了几秒,嘴唇分开时,Erik用额头抵住T’Challa,“我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我记得已经和你说过再见了。”

T’Challa不提这个还好,一想起那句“再见”Erik就忍不住想砸东西,他抬起头喷出一声轻笑,指责T’Challa那种单方面的报复行为,T’Challa得意的笑着缩回了副驾驶。

“我一直梦想能离开这鬼地方,没想到终于要走了,却有些低落。”

T’Challa转过头看向Erik落寞的神色,突然理解了他为何要在临行前带自己来黄沙中看日落,就像他们如今的生活,总也说不好哪次离别就真的再也不会相见,Erik想要抓住这最后一丝温度分享给他,如果有一天他们要面对突然而至的分离,那么至少,在最后一刻他会想到今天的落日,而不是那句轻飘飘的“再见”。

“答应我T’Challa,永远别再对我说再见。”

T’Challa看着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阳光,轻轻点了点头,“你可能真的爱上我了Erik。”

Erik咧开嘴露出他两颗金灿灿的牙套,“如果我是说,你会让我干一次吗?”

“不会。”

“那好吧,我决定晚两天再爱上你,直到你想通了为止。”

T’Challa哈哈大笑起来,发自内心的,他突然觉得Erik这人还不赖,Erik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他们聊起了这两年美国那边的局势,T’Challa说只要抓住那个人,他们就可以回家了,Erik倒是无所谓,他没什么亲人,父母早亡,童年好友差不多也把他忘了个一干二净,他注定要过这种漂泊的人生,“你呢?家里还有谁?”Erik问,这是他们第一次聊起彼此的私生活。

T’Challa从军官套里翻出一张照片,“我父母,还有一个妹妹。”

Erik羡慕的撇了撇嘴,“人真多。”

T’Challa看着照片里妹妹的两个丸子头,露出骄傲的微笑,“我和Shuri是同父异母,她比我小很多,却是个物理学天才,现在在英国的一间实验室。”

“那你呢?怎么跑部队来了?你们家看起来并不存在家庭重组后的尴尬。”

T’Challa沉默了一会,手指在他父亲的位置来回摩挲了两下,Erik知道自己开启了一个不该问的话题,“你不是非得回答我。”

“谢谢。”最终T’Challa选择了沉默,每个人加入特战队都有他自己的故事,他不说不是因为这件事有多么的保密,而是他不喜欢分享这种关于离别的痛苦,就像Erik在说到自己早亡的父母也仅仅是轻描淡写时一样。

将车子停好后他们直接去了餐厅,T’Challa走在前面,Erik比他高出一个头跟在他身边靠后一点的位置,随时可以将手搭在T’Challa的肩膀上,一个完美的身高差,他想,嘴角带着一些得意的微笑。

当他们走入餐厅时,所有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T’Challa作为他们的指挥官,目光里从不羞怯,他昂着头像个国王那样,在人群中搜寻合适的位置,Erik吸了吸鼻子,用极其自然的态度问他想吃点什么,T’Challa思考了一会,让Erik帮他拿两个三明治,他自己则朝着一名E-7军官的位置走去,“我还有些别的事情,待会去找你。”

Erik耸了耸肩,没再多问,径直朝取餐区走去。

T’Challa来到那人面前,对方站起来朝他行礼,他点点头坐在那人对面,“我看过那份报告了,如果你的情报准确,我们应该去的不是伊拉克。”

“我建议大部队路线不变,抽调一个排前去打探情报中校。”

T’Challa撑住下巴思索了一下,“明早出发前我会给你答复,这件事需要请示上级,暂时不要对任何人说。”

之后他们又聊了两句,直到T’Challa注意到Erik已经落座,盘子里还放着他的三明治,他才站起身离开。

和Erik一起吃晚餐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都很正常,但在其他人看来似乎是种标尺,Erik今天挨揍了吗?Erik追到他们的指挥官了吗?Erik和指挥官到底什么关系?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会在当晚迅速变成部队中探讨的热门话题。

“你猜他们会怎么看我们?”Erik扒拉了一口面条,T’Challa看上去忧心忡忡的拆着他的三明治,他只好找点轻松的话题。

“晚饭后你来我的房间。”T’Challa没回答那个玩笑,而是直截了当的通知了Erik这件事。

Erik差点咬到舌头,他惊愕的瞪着对面那个正在从容就餐的指挥官,他刚刚就好像在说今晚月色不错一样对Erik提出了邀请。

但很快的,T’Challa话锋一转,“有件事,可能需要你亲自跑一趟。”他始终低着头,在说完这句话后叹了口气,抬头看向Erik的双眼,“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Erik终于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放下叉子紧紧盯住T’Challa的眼睛,T’Challa摇了摇头,用口型告诉他,“不能在这说。”

然后他们继续吃自己面前的晚餐,但Erik已经味如嚼蜡,T’Challa的心思也没在他的烤鸡肉三明治上。

待他们的盘子都空空如也后,T’Challa先一步离开了餐厅,Erik打算去冲个澡,他结束训练后直接去找T’Challa了,都没顾得上淋浴,当然这样也可以避免一些多余的打量。

当其他大兵都在整理行囊时,Erik推开了T’Challa的门,T’Challa让他把门锁上,到这一步之前,Erik依然对今晚充满了一丝其他期待,直到T’Challa摊开一张作战图,“最后一场追击战跨越了多个城市,在入海口附近结束,这伙人看上去是打算乘船逃往伊拉克,但David上士今早给我提交了一份紧急报告,根据他的情报与分析,这只是对方想要混淆我们视线而做出的样子,那家伙真正的藏身地很可能就在巴基斯坦,并且不是最近才去的。”

Erik听完后握紧拳,盯着那张军事图,“所以...你打算让我怎么做?”

“我已经请示过上级,由你带领一支12人小组,潜入巴基斯坦,如果发现他的踪迹,先不要行动,立刻通知我,我会派支援与你们汇合,然后采取联合抓捕行动。”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浪漫。”

“Erik!”

“好吧好吧,我以为和你单独相处时至少能捞到点好处。”Erik收起那张军事图,将T’Challa按坐在床边,“你答应和我去看落日时就已经想好计划了吧?”

T’Challa没有说话,Erik蹲在他面前与他平视,他的沉默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是除了Erik,他想不到谁还能胜任这个危险的任务。

“你知道我很可能有去无回,所以你没有躲开我的吻,T’Challa,你自私的根本不像一名军人。”

Erik一边说着一边抚摸过T’Challa的双腿,T’Challa颤动了一下,他张开嘴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这解释是为了挽回什么。

“但是你知道吗?作为指挥官你原本可以直接下令,我根本不能拒绝,但你偏偏用了这样一种方法,你在心虚什么我的长官?”

Erik的手已经来到T’Challa的胸前,他轻轻一推,T’Challa就倒在了自己床上,Erik立刻栖身压住他,一条腿挤到T’Challa的双腿间,“非要等我死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才愿意承认你已经爱上我了吗?”

“是谁说的爱不重要?”T’Challa躺在Erik身下,平静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没有推开他,也没有拥抱他,就只是那样看着他。

“爱有些时候确实不重要,比如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我自己,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如果你落入那些混蛋手里,我宁可亲手杀了你!”Erik发狠的叼住T’Challa的下嘴唇,在那片丰满的肌肤上咬出一块血痕,T’Challa抬起一只手用力扯住Erik脑后的辫子,将他硬生生从自己的嘴上拔了起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相信我,我也会做同意的选择。”

“很高兴我们在这件事上的看法一致。”

“答应我Erik,在这种事发生之前,活着回来,我就让你上。”

Erik看着T’Challa亮晶晶的眼睛,再一次落下他霸道的吻,这一次不同以往,他吻的既用力又深情,恨不得将T’Challa吃进嘴里,那块绽开的血肉飘散出诱人的腥甜,让Erik流连忘返,T’Challa捧住他的脸,Erik的舌头在他嘴里进进出出卷走一切自己来不及说出口的话,当T’Challa推开他时,Erik最后一次吻上了他的眼睛,“洗干净等我回来吧!”

T’Challa躺在原地没有动,那男人一把抓起作战图,离开了他的房间。

“再见Erik,活着回来。”

他盯着天花板喃喃自语,脑海中是那轮夕阳撒下的柔光。


TBC

评论(46)
热度(288)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