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RPS】一些影片带来的毁灭性影响 4(Evanstan)

前情提要: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电影逐渐进入了高强度的打斗部分,Chris也不再有太多精力关注其他问题,他差不多每天都要和替身演员绑在一起,这种揍人与被人揍的循环生活一直持续到剧组迎来另一名替身演员,Chris脑海里的警钟终于敲响了!!!

“嗨~Cap,刚刚那个假动作很专业哦!”

“Young???!你来做什么?”

“Seb让我先过来看好他的队长,不要给坏人任何有机可乘的机会哈哈哈哈~”冬兵的替身演员杨国栋到现场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之前相处不错的Chris,但他完全没有发现对方正处在当机状态,甚至和他开起了玩笑。

“……”

“Chris?你还好吗?呃...我只是开个玩笑。”年轻的替身演员被他的沉默弄得有些尴尬,他以为是自己的玩笑开过了头。

“你是说这部影片还会出现冬兵???”

“是的,不过我也是才接到电话,Seb应该一早就知道了,但你知道保密条约什么的...他无法透露太多。”

“Jesus!!”穿着蓝色紧身制服的Chris将脸埋进自己的盾牌中,无视周围人看他的奇怪表情,他在脑海中不停搜索着有效的对策,但最终只得到一个结论:他完全没有做好在这个时候见Sebastian本人的准备,那些存活在他脑海中的鲜明图像太多了,它们此时全部围在Sebastian的脸旁飞舞起来,而臆想中的另一个主角竟在此时舔过嘴角,对他露出了一个极具杀伤力的微笑,Chris知道,他完了......


一些影片带来的毁灭性影响 4


不管内心如何抵触,Chris还是在两周后见到了Sebastian Stan,那个折磨了他好几个月的人,现在就穿着仔裤和T恤随意的出现在了这里,他与在场的所有演职人员拥抱寒暄,大家似乎都很喜欢和他相处,他本人私下里的确是个甜蜜的家伙,拍起戏来领悟力又高,导演最喜欢这样的新人了。

可轮到Chris这里他就不这么想了,他现在最怕看到的就是Sebastian的笑容,那样像孩子一样单纯的微笑让他对自己肮脏的臆想产生了鄙视,这种心情从心理一直蔓延到脸上,于是他当着全片场人的面无视了Sebastian的问候,面带烦躁的躲回自己的拖车,留下身后那人独自尴尬的搓了搓手心。有人过来安慰他,说Chris只是拍戏太累了,他不是故意的之类,他很感激那些善意的慰藉,但Sebastian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得罪了这位大明星,他本以为自美国队长2之后他们能成为偶尔可以聊上几句的朋友,他也一向都很懂得和前辈之间的相处之道,但和Chris,他们毕竟只差了2岁,有时在片场闹着闹着就会让他忘记知名度这种身外之物,如今他觉得自己大错特错了,于是在他自认自己根本没资格询问对方时,他选择了沉默的接受这个事实。

冬兵的戏份在复仇者联盟2中并不多,但几场关键戏都是与美国队长共同完成的,这意味着Sebastian不得不面对Chris,有替身演员共同完成的打斗场景几乎成为了Sebastian的救命草,那意味着他不用单独面对Chris,至少还有人愿意和他说话。

后边的时间里,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片场的低气压越来越严重,这其中就包括雷神Chris Hemsworth,自他上一次发现Chris不对劲以来他就在默默留心,生活中的Evans不是个憋的住故事的人,他的性格很乐天,喜欢分享也喜欢聆听,说起自己的趣事总是滔滔不绝没有底线,所以他们一直相处的很融洽,而Sebastian更是个让人无法不喜欢的孩子,他不明白这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让这股黑色旋风横扫整个片场,他猜导演也早就发现了,但没人戳破它。

“我能坐在这里吗?”午餐时Chris找到了另一个,他们挨着彼此坐在拖车台阶上,雷神戏服还没脱,这让他显得正义凛然。

“想聊什么?”Chris不傻,他虽然每天都绷着脸沉浸在屏蔽Sebastian的活动中,但他知道发生在身边的每件事,大家对他的猜测、好奇、不满,他都听的见,甚至这些声音被放大好几倍每天环绕着他,所以他知道迟早有人会找上门来,但他没想到是这个澳洲男人。

“那我开门见山的说好了,我知道你也不喜欢兜圈子,你为什么讨厌Seb?”

“你为什么关心这个?”

“因为你们都是我的朋友,而且那孩子显然是受害者。”

“别那么自信,尤其是替他人说话。”

“可他不像会做出伤害你的事那种人,他有吗?”

“不,他没有,而且我也没有特意针对他,我只是...我只是需要安静的思考一些事,所以不希望被打扰。”

“你最近在看什么心理类的书籍吗?像Tom喜欢拜读的那种?”或许是接触Tom Hiddleston的年头长了,Chris现在一提到读书就会想到对方读莎士比亚的样子,那会让你对文学肃然起敬。

“Tom?Hiddleston?”

“是,他很喜欢读一些心灵类的书,或是莎士比亚那种文学色彩极高的书。”

“你跟他很熟?”Chris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非常确定自己除了看到他与Sebastian的配对之外,那些女孩们更热衷于描写Thor与他弟弟Loki的故事,他们管那个叫相爱相杀,弟控之类的,而现在弟控的男主角就坐在他对面,他干嘛不直接问问对方的想法呢。

“当然,我们一起合作了3部影片,甚至很快还会有第四部,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

“那...你一定也看到过一些...呃...流传甚广的文章了?”

“你指什么?十四行诗吗?Tom最爱那个,总会深情款款的诵咏。”

“哦不,我不是说莎士比亚,我是说...我是说你们,关于你们的小说。”

“我们?我和Tom?”

“准确的说是Thor和Loki。”

“你说的是Fan Fiction吧?”

“嗯...是的。”

“那有什么问题吗?Fans会为他们喜欢的人物虚构一些可爱的故事,这很好,我也会偶尔看一两篇,有时间的时候,这能让我更多的了解他们眼中的Thor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那...如果是带有情感色彩的那种呢?”

“你到底要问什么Cevans,直接说吧,我看的出你在困扰。”

“呃...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不小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看到了关于Steve和Bucky的一些故事,但他们不是表达友谊的,你明白我意思,而且有些描写甚至过于...下流,所以我想知道你是如何面对那样的文章的,你和Tom,你们知道后不会为此感到尴尬吗?”

“哦我就说是什么让你对Seb产生了排斥,原来是这个,天啊Cevans,这是必经之路,相信我,漫威不会放过给任何一个角色拉郎配的可能,之前你和女军官的故事俨然没什么情感吸引力,所以你现在才见识到那些女孩们的疯狂,这不足为奇,她们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搜寻每一处蛛丝马迹,这就是现在的市场需求,而我们作为演员,将角色刻画精准是我们应该做的,至于不应该的一面,我想就是带入过多的个人情感,你如此紧张那些文字或许是因为你没有走出自己的角色,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现象,我和Tom从一开始就觉得那没什么,我们甚至会开些玩笑,因为有些设定的确很好笑,比如Loki怀孕了什么的,但Tom从不觉得那是他自己怀孕了,因为这本来就是不真实的,你觉得呢?”

“我其实并没有太受文字的影响,呃...我更多是想知道...算了,总之我没有因为这些文章在排斥他,那不是我的症结所在,不过还是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些事。”Chris没打算分享GV影片的那部分,但他更想叫嚣的是文字和画面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尤其还是见识过真人演绎的那种...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故事,但我觉得那都不是Seb的问题,如果你不能更好的和你的搭档处理这样的事情,那么接下来你们如何完成美国队长3的拍摄呢?也许你该让他知道,等你们都聊开了会发现,那些不过都是她们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罢了,Tom这么说的。”

“我明白那些,我只是太情绪化了,我有时会觉得处理人际关系很麻烦,我不喜欢将自己置入那么复杂的情况里,那让我感到焦虑,但我保证我对他没有恶意,我不讨厌他,真的。”

“好吧,不要自己把事情复杂化了,除非你真的对那孩子有了什么想法哈哈哈哈,你有吗Cevans?”回答雷神蠢笑的只有一记白眼,但Chris自己知道,他在内心偷偷的说了句“I don't know”。

“那希望影片结束时我们可以一起喝一杯,带上Seb。”

“好。”

也许正是Chris找到他这次,他才发现自己对Sebastian的确有些过于冷漠了,他只知道一味的躲避对方,并没有发现这些带给那人的困扰,这的确有些不公平。

于是他环视了下片场,很快在一棵树下发现了Sebastian,他穿着厚重的制服带着金属手臂躺在一块阴凉处,似乎正在打盹,犹豫了下,Chris决定过去打个招呼,在路上他从冰桶里顺手抽出一瓶水。

Sebastian似乎睡的挺熟的,听说昨晚他补拍了一条夜场戏,导演直到凌晨3点才放他回去,而现在他又出现在了这里,Chris为对方的遭遇感到同情,所以没有叫醒他。

现在的情况就是Chris蹲在Sebastian身边无事可做的看着对方的脸发呆,他发现那些留在他脑海中的影像被Sebastian慢慢抹去了,他们不再相似,其实Sebastian比那个演员要好看的多,眉眼间总是带着甜蜜的笑意,鼻子也更挺拔,嘴唇更红润,脸颊要丰满一些,睫毛覆盖在他的眼睑上打出一片阴影,熬夜让黑眼圈也更明显,Chris甚至找到了藏在他头发中接发的痕迹,他很自然的把手伸过去想要知道那是如何做到的,但这个动作让Sebastian抖动了一下,Chris慌忙将手收回,然后将那瓶冰水放在他身边,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拖车。

Sebastian其实早在Chris走过来时就已经转醒了,但他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在他们经历了一周的低气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索性装睡好了,也许这样对方会很快离开,但Chris没有,他坐在自己面前,或者蹲着?他不知道,总之他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对方离他很近。

一段时间的静默让Sebastian以为他已经离开了,但很快他感觉有人在轻轻的抚摸他的头发,很轻那种,也许算不上抚摸,就是碰触,可他没忍住,紧张的颤抖了一下,那动作立刻就消失了,随着离开的还有那股过于亲密的压抑感,等了好久Sebastian才敢慢慢睁开眼睛,他看到了身边留下的冰水,但这只能让他双目低垂,眉头皱的更紧,他甚至不敢去看Chris离开的方向。

夜晚来临时Sebastian终于可以摆脱他沉重的戏服,他的左臂已经被箍的有些发麻,更别说要洗掉那一吨重的润滑剂了,和造型师们一一道别,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淋浴间,其他演员在造型上不需要做过多的清理工作,他们一早就回去了酒店休息。

他随便走到一个花洒下面,温热的水流自头顶倾泻而下冲走了一天的疲惫,Sebastian闭着眼睛享受着这安静的时刻,热水流进了一些到他的嘴里,他伸出舌头自然的舔弄起来,那画面说不上情色,但无法让人移开视线,这就是Chris走进浴室的第一反应,他像被定在了原地一样,隔着那些水流看着Sebastian。

也许是Chris的目光太炙热了,也许是Sebastian终于从淋浴中感到满足,总之当他睁开眼睛时看到Chris就站在自己对面,那双蓝眼睛里藏着自己无法解读的情绪,他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彼此凝视,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先开口,直到Chris注意到Sebastian的左肩有些红肿,他猜那是金属臂造成的压痕,于是他首先打破了沉默。

“那会持续很久吗?”

Sebastian顺着对方的目光来到自己肩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知道,每天都如此,我已经学会忽略它们了,不然会很难熬。”

“那就是会疼了?我们似乎从没讨论过这些,话题总是围绕着它们如何酷炫而展开的。”

“不,那并没有真的很疼,只是辛苦,但我想是可以接受的程度,而且它们真的很酷炫。”Sebastian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好像能够被人关心是件令他开心的事情,他完全忘记了Chris这些天对他的所作所为。

“是嘛,我不了解那感受,我的盾牌很轻,而且我不需要时刻放在身上。”

“Well...嗯....”Sebastian表示理解的点了下头,之后他们就再也找不到话题了,Chris发现平日里那个侃侃而谈的自己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他尴尬的转身打开喷淋,然后他们开始真正的洗澡,沉默着各洗各的。

Sebastian还是第一次在淋浴时间碰到Chris,平时也会有其他人,但几乎都是他在独享,这些天的情况真是有够诡异了,先是他莫名其妙的遭到了冷待,然后对方在他睡着时走来过抚摸他的头发,并不希望被他发现,而现在,他们两个一丝不挂的面对面却找不到可聊的话题,明明在之前的合作中他们相处的都很愉快,Sebastian一向敏感,他非常在意周边人对他的看法,所以他总是尽量配合所有人,让大家都感到愉快与轻松,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Chris。

“呃...你...你需要按摩一下手臂吗?我是指放松你的肩膀,我可以让我的私人医生今晚帮你看看,他恰巧过来了。”就在Sebastian仍然沉浸在自我检讨时,Chris再次开口了。

“哦谢谢,不过我想你或许更需要他,不然也不会特意让他赶过来吧,我记得上一次他出现在片场是因为你摔到了腰,差点伤了腰椎,我这种小伤没什么大碍。”Sebastian不以为然的瞧了瞧自己的胳膊,他已经关上喷淋,手里的浴液都集中到了揉搓左臂上,那里现在一片油腻。其实他说的没错,忽略道具带来的伤害,每天和Chris的对打才是让他身上挂彩的主因,但他从没抱怨过,只在一次采访中以开玩笑的形式说过自己每天都会被对方揍的很惨。

Chris也想到了自己那次受伤的事,但他没想到Sebastian还能记着,那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扭伤,而他的医生这次到访不过是顺便,他来这个城市办些私事,Chris为这样的Sebastian感到喜悦,对方记得他的每一件事。

“我...其实我不是个喜欢处理复杂关系的人,我喜欢更简单的相处。”

“嗯?”Sebastian停下手里的动作茫然的看着Chris,一双大眼睛里水光波澜。

“我之前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些事,所以我很抱歉牵连到了你,我没有在排斥你Seb,我很抱歉让你感到了困扰,Chris说我应该和你聊一聊。”

“你自己跟你说应该和我聊一聊?那你是谁?Steve吗?”Sebastian被他逗笑了,眼角的细纹都跑了出来,Chris咽了口唾液,将脸扭到一边不去看他,“我说的是Hemsworth,我跟他提过我们的事。”

“我们的事?”现在Sebastian的表情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惊恐了,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就是我最近有些抵触和你见面的事,我故意冷落了你。”

“是吗?我没有发现,你想太多了Chris,我很好……”

“不Seb,我知道问题在哪,你不需要迎合我,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好吧...那问题到底出在哪?”

Chris犹豫了一下,他环顾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没人,放松,够私密,好像所有先决条件都很适合接下来他们要聊的事情,除了他们什么都没穿这一点。

“我最近不巧看到了些文字,还有图像,对图像(那才是重点),然后我发现我无法把你和Bucky区分开,我看到你就会想到那个士兵,毕竟你们长了张相同的脸,所以我一时间无法面对这个。”

Sebastian越听越迷茫,他扮演了冬兵,自然是同一张脸,难道Chris觉得他的演技有问题?他没有捉住冬兵的人物特性?还是他觉得自己无法胜任这个角色?Sebastian干脆已经放弃沐浴,停下动作认真的等待Chris的下文。

“所以?”

“所以我对你表现出排斥并非出于...呃...私人恩怨?对,无关私人恩怨,全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你可以忽略我一阵子,等我适应了那些,我们又会是好搭档。”

“抱歉Chris,你把我弄懵了,是我的演技有问题吗?你可以直接跟我讲,我毕竟没有多少参演大制作的经验,如果你愿意给我意见,我会非常乐意接受的,相信我。”Sebastian用一种近乎虔诚的语调在表达自己,Chris看的出他开始紧张了,除了偶尔小心翼翼的用眼角偷看自己,他始终一脸懊恼的盯着地面,花洒关上有一会了,他的手臂上爬满了鸡皮疙瘩。

“不是这样的Seb,跟演戏的事无关,是我个人问题,你做的很好,没人比你更适合扮演Bucky了。”Chris一边解释一边越过他的肩膀替他打开花洒,“别冻坏了。”热水立刻将他们二人包围,Sebastian抬起湿漉漉的眼睛望向Chris,里面写满了迷惑与不安,Chris想要忽略那个眼神,但他发现那太难了,他只想给予对方更多的安慰,“等我弄明白了,我会第一时间让你知道的,现在不要想太多,只专心完成你的工作好吗?”Chris没发现自己此讲话的语气有多宠溺,他就像在安慰自己失落的小女朋友,告诉他不要想太多,压力再大也有我来扛之类的,而且他们的站姿也过于暧昧,Chris比Sebastian高一点点,这让他不得不低下头来俯视对方。

“呃抱歉...我打扰到你们了吗?”一个突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Chris转头看见自己的医生正以复杂的眼光打量着他们,于是他快速的离开热源,几步往门口走去,“别想太多Seb。”

“……好。”Sebastian在Chris离开后才轻轻吐出这个单词,他仍然没有搞清楚事情的始末,刚才的交谈甚至让他更加迷茫了,但直觉告诉他应该相信Chris,那个人一向都能给大家带来安全感,他不应该怀疑他,也许对方的确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Chris已经说过那不是自己的问题,那么他就应该像答应他的那样,不要想太多才对。

回去的车上Chris再次感受到了来自医生询问的目光。

“怎么,你要改行看心理问题了吗?”

“哦得了Chris,不用看都可以给你确诊,你被那个男孩迷住了,而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才看上他?”

“我?和Seb?幸好你不做心理医生,不然一定没有病人上门。”Chris为这个结论发出一声哼笑,好像这是个多么滑稽的天方夜谭一样。

“别这么快下结论Chris,我认识你快十年了,你每一个表情我都知道代表了什么,只是你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而已,但不管你打算如何处理这段关系,我都想给你一个忠告,除非有一天你们两个能够互相爱对方就像两只无法分开的兔子一样,否则不要轻易尝试,好奇带来的后果将是毁灭性的!”

Chris当然明白这些道理,但他还没有想那么多,这一切甚至都还只是他单方面的幻想,但一想到有一天他们会互相爱对方到无法分开,那感觉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这样想算奇怪吗?

 

TBC

评论(22)
热度(275)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