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RPS】【384的水仙文】飞蛾扑火2【Bucky/Sebastian】

此文是水仙梗,不喜勿入!

==================================

2


夏日的清晨总是来的特别早,习惯了军旅生活的Bucky在感受到第一缕阳光时就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和昨晚没什么差别,除了身边不知何时多出来一个人...

他把脸转了个方向,只看到旁边那人埋在被子里的一头卷毛,从脖子开始蒙住了整个脸,下身却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裤子还在,上衣已经不见了。Bucky勉强撑起上半身,这到底是哪里?他是被身边的这个男人救了吗?可为何他感觉自己与周边格格不入?

“Mamă~~vreau să mănânc plăcintă~*1”仍然陷在睡梦中的Sebastian在被子里发出几声朦胧的呓语,Bucky皱了下眉,这不是英语,倒像是俄语,他们好像和俄国的关系不是太好,他这样...不算是叛国吧?

“嘿!醒醒~”试着推了推旁边那人的肩膀,Bucky只得到一个烦躁的翻身,之后世界又剩下他自己了,他无奈的起身下床,小心的走了几步发现僵硬的身体已经暖和多了,他断定是因为经历了风雪的缘故,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回到大部队身边了,Steve一定急坏了吧,想到这里Bucky有些得意,他要给大家一个惊喜!大大的惊喜!

缓慢的移动到卫生间,Bucky环视了下淋浴设备,不由感叹俄国人的发明居然比他们进步了那么多,还有那些他叫不出名字的瓶瓶罐罐,他猜都是些洗浴用品。调好水温,他跨进浴缸里,打算先来个舒筋活血的热水澡,其他的就等那家伙醒来再说了,如果到时候发现对方真的是敌人,他也绝不会让自己吃亏,谁让他有一个能时刻将自己陷入麻烦的老友呢。

Sebastian烦躁的拱了拱身子,他妈的这一夜睡的真不舒服,且不论他昨晚出现的幻觉和宿醉,到底是谁在抢他的被子?!他最痛恨被人抢被子了!谁让他是独生子!他在内心嘀咕了几句,然后眯着双眼蹭到床的另一边,“我昨晚是不是见到了Bucky?哈哈...恭喜你Sebby,你成功的进入了角色~各种意义上的!”现在让我们好好的洗个澡,然后吃顿好的,新的一天总是美好的~

Sebastian.正能量好青年.Stan开心的蹦跶下床,几下剥掉身上带着酒精的脏衣服,朝着浴室大步走去。

 

“……”

“Nu se trezesc vinul meu!*2”

“……”

“Bucky?”

“你会说英语?”

“……活的?”

“……”

就在Bucky洗好从浴缸里跨出来的同时,Sebastian一把扭开了浴室的把手,两个长相相同的男人以全裸的姿态楞在了原地,他们看着对方就像照镜子,谁都没有先移动,对话也完全没有搭上线,更别说还有一句是Bucky听不懂的。

僵持了3分钟,Sebastian一把将门关上,从外边!他倚在门口假装镇定的深呼吸了几下,然后迅速跑到床下翻出手机确定了日期,还好没穿越(?),接着他又环顾了房子确定这是自己家而这不是什么整人节目,待一切都查看妥当之后,他再次回到浴室前,这回他先轻轻的敲了两声,听到应答才进入,而Bucky已经裹上了一条他的浴巾,上面还印着可笑的辛普森一家。

“呃...Bucky?”Sebastian试图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可惜他胡子拉碴有些出戏。

Bucky挑眉打量了一下他裸露的全身,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是的,你问过了,那么你是?”

“Sebastian Stan,幸会!”Shit!幸会个鬼!谁来告诉他Bucky Barnes不过是个虚构人物!还是他自己扮演的虚构人物!

“你是俄国人吗?”

“啊?哦不不不,我是罗马尼亚裔,但我是美国公民,很小的时候我就跟我母亲改嫁到了美国,我继父是...呃...你好像不太关心这些。”Sebastian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尤其是在看到对方即刻阴沉下来的表情时,他在心里对自己翻了个白眼,过份热情是病Sebby!

“所以你是如何混入美国的?你们这些法西斯来美国有什么目的?”

“啥?”

Bucky快速从盥洗台上抄起一个风筒,看来他们的确无法避免的需要干一仗了,他就知道自己不会遇到什么被好心农夫所救这种感人的故事,面前站着的救命恩人...准确的说这个法西斯列强不知道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但他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透露任何有关作战计划的事。

“别装了!要么痛痛快快打一架,要么放我走!”

“我说老兄,你不觉得比起什么世界和平,你出现在我家这一点才更应该是你所关心的吗?”Sebastian反应了一下,瞬间被对面那个男人逗笑了,他裹着辛普森的浴巾,举着自己的吹风机,扬言要与他干一架好维护世界和平?他昨晚到底喝了什么?难道有人给他下了什么超强迷幻药,以至于第二天了他还处在幻觉里...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你救我的目的绝不是善意的!”

“我救你?要不是看在你跟我长了张一模一样的脸我还想告你非法闯入民宅呢!这在美国可是非常严重的犯罪伙计!而且你还涉嫌滋事斗殴,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哪?”Sebastian试着用角色中的故事情节来思考对方,果然看到Bucky一双大眼睛染上了些迷茫,他缓慢的摇了摇头,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Sebastian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叹了口气,走过去夺过吹风机,然后将人拉回卧室。

“听着Barnes中士,这里是美国纽约,现在是2011年9月,我不知道你是如何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也许是我酒还没醒,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好了,好吧忽略那些,总之我不是纳粹,你现在在我家,我的私人领地,麻烦你回忆一下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就跑到了我这好吗?”

Sebastian忽略眼前人惊呆的表情,随手披上一件挂在门后的浴袍,他不能一直这么全裸着和自己讲话吧,没错,这就感觉就像是你光着身子然后跟镜子里的自己聊天一样,有够诡异。

“我...电影?你...2011...”

“你是突然忘了英语怎么发音吗中士?...”

“哦不我只是一时...我有些无法接受,我...我来自1944年,我...”

“我知道那些,我还知道你后边的故事,但前提是你到底做了什么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不按剧本出牌?!”

“什么剧本?我什么都没做,就是被敌人攻击了掉下火车,然后醒来就被你发现了!”

“胡说!明明是佐拉发现了你!”

“这关佐拉什么事?他不是跑了吗?等等...你居然知道佐拉?还说你不是纳粹!”安静下来的Bucky再次一跃而起,这次他抄起了床边的花瓶。

“ohnonononono!!!!那个不行,那是Leighton送的!”

“Who the hell is Leighton?”

“……”Sebastian觉得自己已经彻底丧失辩解能力了,他放弃的坐到床上将脸埋进手心,拒绝再与对方开口,如果这是一个噩梦,那拜托让他快点醒过来吧。

也许Bucky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有些过于敏感,在对方再三强调不是纳粹后,他至少应该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拿出一些起码的尊重,可战争让他变得谨慎多疑,他无法马上改变。

讪讪的放下手里的花瓶,Bucky走到Sebastian身边挨着他一起坐到了床边,“知道吗?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跨越了70年这种事...当然倒不是说我想要逃避现实,我就是...我就是觉得这事听起来太酷了!我无法接受。”

“酷?你觉得酷?呵...”Sebastian哭笑不得的给了他一个白眼,他理解的Bucky Barnes怎么跟眼前这位感觉有些差距呢,“你不担心自己回不去了吗?”

“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毕竟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现在是2011年的,刚才我还在计划赶上Steve他们的大部队然后给那小子一个惊喜呢,结果...你就给我了一个惊喜。”

“那我可真是荣幸。”

“其实...就算回不去了也没什么吧...Steve恐怕认为我已经死了呢,再也不会有人记得我了。”这么说的同时,Sebastian诧异的转过头去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他露出了来到这里以后的第一个笑容,可眼睛里却有苦涩的东西流出,不同于之前的愤怒与紧张,是种全然丧失希望的失落。

“他不会的,如果真的有这个人。”鬼使神差的,Sebastian想要给他一个安慰。

“他当然是真的,怎么好像从一开始你就在怀疑我的真实性,你甚至问我是不是活的!难道我应该是其他什么东西吗?”

“呃...我要如何跟你解释这个呢...你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其实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你是我们正在拍摄的影片里的故事人物,拍电影你懂吗?”

“是的。”

“嗯,就是一个电影虚构人物,Steve也是,扮演他的演员是Chris,有机会带你见见他,不过不知道那会你还在不在这个世界。”

“所以我其实是一个幻觉?类似的。”

“呃~~~~我不太喜欢这个词,幻觉?You know...like a ghost,我现在十分确信你是有血有肉的活体。”说着Sebastian毫不顾忌的捏了捏Bucky的肩膀,得到后者一个错愕的惊呼。

“可我很确定我和Steve都是活着的人类,我们正在打仗,不然你如何解释我来到这里的事?”

“是是是,我没有试图否定你们,我不就是在和你说明现在的情况嘛。”

“你能冷静下来吗Mr.Stan?”

“抱歉,酒精作用,叫我seb就行!”

“好的seb,说到这个,我早晨醒来时还以为自己睡在了酒窖里,你满身都是酒味,对年轻人来说这可不好。”Bucky皱着眉头看向Sebastian,他还没洗去身上的味道,这让他更加确定这个年轻人的作风很有问题。

“停止用那种眼神看着我,You're not my daddy!”如果掉下来的是老年版Bucky,他们绝对会被认作是父子。

“至少像兄弟。”

“好吧哥哥!我要去洗掉你不喜欢的这身酒味儿了,厨房出门左转,冰箱里食物?我猜。但肯定有酒,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自己来上几杯,至于其他问题,我们稍后讨论,OK?”

“我只喝Bourbon?”

“What?”

“一种whisky,别告诉我已经停产...”

“我当然知道Bourbon!!但现在冰箱里只有百威!”Sebastian用一种不可理喻的表情回击了Bucky,他当自己是在参加未来之旅观光团吗?住豪宅(?)、喝名酒(!)和明星同居(?),搞不好明天醒来你就发觉自己都是梦一场!Sebastian有些恶劣的想到,但马上他又推翻了自己,如果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那等待这家伙的岂不是九头蛇那群混球儿?不行!他得去告诉Bucky!!!但这样会不会打破平行世界的规则?听说改变历史很严重。Sebastian此刻抓着自己一头浓密的卷发在浴缸和浴室大门之间不停的走来走去,目前看来且不说事情的科学性,就单是饲养Bucky(?)这一条也许就会让他心力交瘁。

从水盆里出来,Sebastian发现唯一一条大浴巾被之前那个家伙裹走了,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用两条毛巾随便在腰上打了个结,头发还在滴水,身上也没有彻底擦干,之前他一个人住也都是用浴巾随意的裹一裹就将自己摔进了沙发里或者床垫上,他从来都没耐心仔细擦拭,所以当他像个落汤鸡一样出现在客厅时,Bucky已经真的干掉了两瓶啤酒。

“哇哦~看不出老古董的酒量还不错嘛!”

“你管这叫酒?”

“呃...不然呢?你们那个年代这东西叫牛奶吗?”

“如果你喝过70年前的酒,你就会发现它们的确比牛奶强不到哪去。”

“好吧好吧,我是没机会体验70年前的酒了,不过你倒是可以尽情享受未来我的哥哥~for future!”Sebastian用充满调笑的语调拿起一瓶刚打开的啤酒和Bucky碰了下瓶口,之后一饮而尽。

Bucky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那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酒液随着他的嘴角渗出,滑过喉结,流过腹腔,裸露的身体很好的让他观察到了全部过程,他清了清喉咙,默默的拿过自己那瓶喝了起来,这其实是他第一次早上醒来就喝酒,感觉还...不错?不过Steve知道一定又会对他进行一番说教,他有些控制不住嘴边的笑容,直到不得不收住以免口中的酒液漏出来。

眼前的一切都将是崭新的,的确算得上惊喜。

 

TBC

  

*1:罗马尼亚语:妈妈我想吃馅饼。

*2:罗马尼亚语:难道我还没醒酒?

以上均来自Google翻译,欢迎捉虫!

评论(9)
热度(99)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