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evanstan】一些影片带来的毁灭性影响 8 完结

OOC!

8


等在包间外的Charles对房间内发生的事并不知情,但当他看到Sebastian踉跄的扶着墙壁出现时,他没有一刻犹豫的上前将人扶住,连同Chace一并低头快速的离开了酒吧。


当他们终于走上大街时Sebastian觉得更糟了,夜晚的凉风拍打着他,酒精从胃部迅猛的涌进大脑,他不可抑制的呕吐了起来,Chace敏感的压低帽檐观察着四周,他们现在就站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周围有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也有不少混迹灯红酒绿之地的风流客,他敏锐的搜索着所有可能隐藏闪光灯的黑暗角落,幸好没有记者跟到这里。


Charles一边帮Sebastian拍打后背,一边将手中的矿泉水递了过去,对方草草的漱了漱口就将瓶子投进了垃圾桶,再抬起头的Sebastian眼中带了些狠戾,不是酒后的那种发愣,而是一种愤怒与委屈的结合,好像有太多话要说却无法发出一个音节,他执着的瞪着酒吧的大门,直到喉咙不再哽咽,他咽下最后一阵干呕,转身往酒店走去。


酒吧中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将Chris与外界与世隔绝了开来,包间中的其他人很快又恢复了闲谈,没人打扰他,而他也没有再加入过任何话题,他现在满脑子都是Sebastian离开时决绝的表情,混合着失望与难堪,他不知道事情是怎么拐上这样的改变的,他们明明在很好的喝酒,偶尔彼此凝视,那感觉很好,直到Chace出现...是的,直到那家伙出现!他是Seb的朋友,最好的朋友,他是直男,Chris不停的告诫自己,企图打消所有疯狂的猜测与妒忌,可最终又都被他一一反驳了,他无声的喝着闷酒,就像一个情场失意的老头子,哪里还有美国队长的威风。


“Cevans?Cevans?”Chris叫了他两次他才反应过来,抬头看见同样投来询问目光的两人,他只好无奈的摇摇头,起身告辞了,再坐在这里恐怕大家都得扫兴。


Chris低着头沿着街道默默的往回走,路灯将他的影子拉长,又折短,就像他伸缩的心脏,上一秒还在享受暧昧的跳动,下一刻又犹坠万丈冰谷,Seb很有可能已经拥有一位亲密伴侣的这个事实让他无法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他根本没有勇气和他表白,所以如今只能做那个失败的旁观者。


在快拐回酒店时,Chris经过了一个售卖Fish and chips的推车,他停下来看着排队的人群,每个人都洋溢着快乐的笑脸,好像能吃到那些金黄色的薯条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一样,于是他也鬼使神差的加入到了队伍中,他在心里同自己打趣道,“hi man,要来一份快乐薯条吗?吃完你就忘记烦恼从此无忧无虑了。”


10分钟后他接过那盒热腾腾的香脆食物,起司被融化后形成的酱汁很丰沛,淋在金黄色的炸鱼上让人食指大动,但他却完全没有胃口,只是盯着手里的小盒发呆,好像不知道从哪下手一般,最终他捧着食盒回到了酒店卧房,顺手将食物放在了桌子上,没什么能使他感到快乐,在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他失去了Seb。


另一间房中,Sebastian将自己关在卫生间已经半个多小时了,Chace和Charles在外面不停的拍门,得到的都是他冷静的回应,他只是想泡在冷水里静一静,他不理解他的朋友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就好像他会为了一个男人轻生一样。


冷水浸过他的四肢,溢出浴缸边缘又再次退回到他的身体上,他闭着眼睛沉沉浮浮的飘荡着,好像身处一片静谧的大海,海水轻柔的拖着他,即使水温冰冷,他依然感到温暖,当他不停的奔跑着终于疲倦时,他回到这里,幻想着用月光取暖,明天又会是充满勇气的一天,他这样对自己说,然后露出一个惨兮兮的微笑。


第二天的闹钟可不会因为谁失恋了而迟到一秒钟,Chris很晚才睡着,桌子上还摆着一口没动已经冰冷的薯条炸鱼,他捏着自己发紧的眉心勉强爬起来洗了个澡,就赶去了片场,之后令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Chace和Charles还在,但三人组这回又多了一人,那就Sebastian前段时间最著名的绯闻女友——Margarita Levieva,那个漂亮的俄罗斯女孩。


如果说昨晚Chris仅仅是被嫉妒暂时打消了意志,那么今天眼前的一切则完全为他下了一道审判书,Margarita现在正躺在Sebastian拖车前的横条凳上,她的头枕在对方的大腿上,两只脚因为伸出凳子交叠在一起,开心的上下晃动着,而Chace和Charles就站在他们旁边和她聊着天,几个人完全没有被周遭的环境影响,他们就像一个开心的小团体,将其他人屏蔽在外。


Chris默默的回到自己拖车,他知道按照惯例演员开拍时所有与影片无关人员都要被进行清场,谁都一样,他觉得那个时候可以和Sebastian好好聊聊,不为别的,至少让他和对方道个歉,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而且看样子,Sebastian根本不需要他的道歉,他现在开心的就像一只金丝雀,全片场都能听到他欢快的笑声。


“那家伙就这么走了?”Margarita惊讶的从Sebastian腿上起来,差点弄翻长条凳,Charles耸了耸肩,“不然不会让你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谁告诉我她是特意赶来看我的?”Sebastian一脸迷茫中又带了点愤怒的指责,Chace将那晚他把自己锁在浴室中和Charles的对话重复了一遍,他们各持己见的认为Chris并非单纯无意,只是当时那种情况,碍于导演与其他演员在场,对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自己拖走,天知道Chace都快被美国队长的眼刀射穿了!!而Charles则提议可以使出杀手锏了!


虽然Sebastian对这个说法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但友人的描述又让他如死灰一般的心复燃了,他咬着下唇看向唯一在场的女性女人,企图从异性那里得到些意见。


“别这么看我,我就是来充数的,你知道Chace鬼点子一向多,他...”


“请允许我将这次的军功章分给Charles,我只负责打了电话,主意全是他出的。”关键时刻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推卸责任的,但不管怎么说,Sebastian感激的与他们一一拥抱,他觉得这世上没有人比这群家伙更可爱了。


开机时间一到,场外人员纷纷起身准备离场了,Chace他们拖着Sebastian磨磨蹭蹭了好久才等到Chris钻出拖车,Margarita得到示意立刻扑进Sebastian的怀里吻了吻他的脸颊,并保证弄出来的动静可以吸引到对方的注意。


事实上除了Chris,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那名俄罗斯女孩的热情,雷神这下彻底被眼前跌宕起伏的剧情弄懵了,他诧异的目光在美国队长和冬兵之间来来回回的扫射着。


“哇哦~没想到冬兵真的找了个俄罗斯女孩?”Jeremy接过道具朝这边走来,回想前几日Chris和Sebastian之间的那种微妙感,果然还是眼前的景色更赏心悦目。


而这边Chris一直皱着眉头,他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看,可还是不受控制的将头转了过去,之后的画面就像定住了一样,他呆愣在原地看着Sebastian眉眼间溢出的幸福笑容,那表情骗不了人。


一直注意着那边动静的Chace和Charles偷偷的给彼此使了个颜色,Sebastian自然也注意到了Chris的视线,于是他转过身,像之前说好的那样,背对Chris侧过头给了Margarita一个看似亲吻的背影。


Chris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那双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盯住远处热吻的情侣,他感到口中有苦涩流出,心脏跳动的不快,却很沉重,每一下都像打在耳膜,嗡嗡作响,耳边是场务人员的叫声和道具筐砸在地上的碰撞声,但这些一概都被他忽略了,他觉得自己之前辛苦建立起的堡垒终于土崩瓦解,巨大的横梁倒在他的面前,压碎了心脏周围那层最柔软的禁壁。


他从道具框中拿过自己的盾牌,草草的签了认领名快步向Sebastian走去,而从始至终知道缘由的几人都变得紧张起来,因为美国队长此时走过来的样子太像准备执行任务的冬兵了!


“你想让全组人员等你生完孩子再开机吗?!”Chris几步就来到了Sebastian面前,可他说出口的台词明显与Sebastian期望的不同,他们全都愣住了,导演也循声望了过来,最后还是Sebastian最先反应了过来,他眼圈发红的放开Margarita还紧紧抓着他不放的手,小声和Chris道了歉就朝道具组走去了。

Chris明显也被自己的怒气吓到了,他基本在片场没发过火,就算心情不佳也只是沉默无语,刚刚那情景不用他回想都知道Seb有多难堪,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理智可言,嫉妒烧红了他的眼。


场务人员已经开始做最后的清场通牒,这时Margarita向前踏出一步,附在Chris耳边,像条嘶嘶吐信的毒蛇,“要我说你就是个没种的懦夫!还有三天他就会杀青了,我是特意来接他的,你最好离他远点!”


Chris没有对这个警告做出任何回应,他只是沉默的看着那三人离场,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拍摄地,Sebastian已经戴上了护目镜和面具,他不知道这场戏需不需要冬兵戴上这些装备,但他猜此时Sebastian需要,从他那轻微颤抖的肩膀可以判断。


一上午时间就在这种诡异的低气压中度过了,时间仿佛回到了Sebastian刚进组那会,整个片场都静悄悄的,像在拍鬼片。


等到Sebastian终于摘下护目镜时,Chris发现他的眼底覆上了一层红色的斑点,就像冬天洗完脸被风吹伤的痕迹,夏天那东西甚至会又疼又痒,Chris猜他已经知道原因了,他慢吞吞的蹭到Sebastian后面排队领餐盒,希望可以找个空隙说上话,但对方似乎在有意躲避,始终没给他一个开口的机会。


Chris失望的回到了自己拖车,他后悔一时冲动带来的负面效应,这下Seb一定恨死他了,结合他之前在酒吧包间问他的那个问题,他一定觉得自己非常讨厌他,现在他更不奢望对方能够明白这份别扭的情感了,Margarita说的没错,在感情上他就是个失败者。


“需要帮助吗?”大肚子孕妇费力的坐在Chris身边,她现在已经无法完成拍摄了,几乎就是来露个脸,所有动作都是替身完成的,用她自己的玩笑话说就是,“黑寡妇的替身来补镜头了,叫演员准备。”


“没人帮的了我。”


“我才到片场,听Chris说了,你和Seb闹了点小误会?”


“不,是我自己的问题,他只是无辜受牵连罢了。”


“其实Romain也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动不动就跟我发脾气,我知道你们男人都这样,喜欢和最亲近的人抱怨,说通了就好。”Scarlett不以为意的拍了拍他厚实的臂膀,Chris却因这说法险些将咖喱打翻,明晃晃的的日光下他整张脸都红的分外惹眼,黑寡妇则显得开心极了。


“事实上我不知道Chris和你说了什么,但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Seb有女朋友了,今早过来探班,我...我一时...”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这么大人了还吃人家女朋友醋这种事,但好在Scarlett了解的点了点头,“我听说过那女孩,传了阵绯闻,据说认识很久了,以Seb的性格,应该不是女朋友,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普通朋友会接吻吗?”Chris无力的问道。


Scarlett本来只是想开导下自己多年老友,口头上的,但她很快改变了注意,“为什么不?”


就在Chris尚未反应过来之际,黑寡妇已经将头凑到了美国队长面前,她歪着脖子俏皮的给了对方一个放大的笑脸,“你干嘛?”


“闭嘴,你觉得我们看起来像什么?”


“你是说...”


几秒钟后Scarlett抬起头越过Chris看了看,眼神中带着一股自信,“去把你的大兵追回来队长,不管用什么方法!”


“你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都告诉你不要怀疑孕妇的直觉了!”潇洒的起身,scarlett给身后目瞪口呆的男友一个甜蜜的吻,两人回去了自己的拖车。


Chris仍然一头雾水的吃着自己的咖喱,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背后那道火热的视线,Sebastian出来扔一次性餐盒,刚好看到Scarlett与Chris接吻,虽然明知道女方已经是有未婚夫的孕妇了,但一想到她与Chris认识多年,又多次扮演荧幕情侣,一种无法抑制的恐慌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


也许Chace他们都错了,Chris根本对他无意,他喜欢女人,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直男了,而自己居然可笑的想用什么激将法去刺激对方的占有欲,这什么狗屁逻辑!亏他信了!这里是片场!是漫威MCU的片场!瞧瞧他干的好事,他基本将这里变成了一个三流言情肥皂剧的现场,他懊恼的坐进拖车的床垫里,一直隐忍的泪水流出眼眶,愤怒的,自责的,失败的,或许还有不甘的情绪全部哽在喉咙里,让哭泣变的沙哑无声,他嘲笑自己的情感,也怨恨自己的愚蠢,他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一样难受委屈过,于是他第一次因为感情给他母亲拨了电话。


“所以亲爱的,你只是迷失在了对方给你构建的情绪中,你忘了做回自己去看整件事了,感情是两个人的心彼此相依,而不是互相猜测,因为不管结果如何,你只是爱上了一个人,成功与否都不重要,这不是一场赌注,爱是需要用心表达的。”


“谢谢你妈妈~我感觉好多了。”


“那现在可以跟妈妈说说是哪个女孩这么幸运被我的Baz选中了吗?”


“呃...你也知道这事有些复杂,回头再跟你细说吧妈妈,我后天应该就要回纽约了,做我最爱吃的馅饼在家等我好吗?”


“永远宝贝。”


“再见妈妈,我爱你。”


“我也爱你,注意身体。”


挂断电话,Sebastian如释重负,的确,在这场无形的情感较量中,他忘记了自己的立场,忘记了自己初衷,他甚至没有回过头来看一看,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Chris的,他一味的猜测对方的喜好,对方的用意,对方的情绪,他忘记了自己也有说不的权利。


他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仿佛那是这世界上最蠢的家伙,看来感情并不需要太多智商,有情商就足够了。


随后Sebastian拨通了Chace的电话,告诉他们可以回去了,他已经想明白所有事了,让大家在纽约做好迎接他的准备,好友虽然表示不解,但还是尊重了他本人的意愿,三人组再也没有出现在之后的片场中。


就好像一场闹剧的结束,在最后三天的拍摄里,Sebastian完美的搞定了各种高难度动作,并恢复到了以往那个开心甜蜜状态,Chris满脑袋问号却也不由自主的被他感染,他们谁都没有再提那天的事,偶尔还会在等待拍摄期间窝在椅子里聊到对美队3的各种期待。


每到这时Sebastian就会用他迷人的大眼睛盯着Chris,然后问他美国队长如果是gay,必须从复联里选一个人做男朋友他会选谁这种问题?


起初Chris还会扭捏的说他又不是真的美国队长,但最终拗不过Sebastian的撒娇,红着脸说应该会是Bcuky吧,毕竟他们太熟悉了,都认识80来年了之类遮遮掩掩的回答,得到对方一个白眼。


“难道认识的久就要谈恋爱吗?我们也认识蛮久了,怎么不见你爱上我?”


Chris很想承认他已经爱上了,但导演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告诉他们准备拍摄下一组镜头了,他只好不情不愿的站起来,并主动负责把窝的像只猫重的像头熊的冬兵一并捞起来,通常这个时候Chris的指尖会在Sebastian的手心中多停留两秒,然后顺着无名指的脉络划过指腹,最终恋恋不舍的离开。


与喜欢的人相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Sebastian的戏份终于在第三天的黄昏杀青了,他摘掉自己的面具,接过鲜花与片场所有人拥抱告别,可惜Chris在棚里拍摄绿幕部分,并不在场,他不知道对方几点能结束拍摄,但是他不想就这么不打招呼的离开,他没有自信回到纽约后Chris还会联系他,他很想告诉Chris,他非常后悔在最后三天才找回自己,找回爱他的勇气,他不知道现在还没有机会告诉他这一切。


就在他扔陷在怅然若失中时,助理过来提醒他可以去卸妆了,化妆师在等他,他点了点头,拖着沉重的脚步往拖车走去,偶尔回头凝望片场大门,始终没人出来。


就在他已经准备放弃时,身后终于传来Chris的声音,他穿着制服拎着盾牌朝自己跑来,口中急切的呼唤他的名字。


“Chris?”


“不声不响的离开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以为你要拍的很晚,所以我...所以我想...”他支支吾吾的盯着Chris手里的盾牌,一时间那些组织好的语言都化为乌有了。


“所以你想不辞而别?你这欠了啤酒和咖啡的家伙!”


Sebastian突然被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约定逗笑了,现在想来,他们之间好像根本没有好好说过话,不是他结结巴巴,就是Chris东拉西扯,就像两个语言不通的异乡客。


“所以你这么笑是答应了的意思吗?”Chris摸不准Sebastian的暗示,这孩子最近反复无常他都习惯了,希望这回是好的意思。


“你追出来就为了提醒我别忘了请你喝咖啡吗?”Sebastian收起笑容认真的看着Chris蓝色的眼眸,那里又有一片星光在闪烁了,他喜欢凝视这样的Chris,就像在凝视银河。


Chris被那双美丽的灰蓝色眸子注视着忘了回答,此刻他觉得自己就是Sebastian的全部,他走近那双眼睛,走近那张嘴唇,走近那个人,然后做出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事,他终于吻住了Sebastian,轻柔的,带着圣洁的膜拜,几乎虔诚的缓慢摩擦着那张鲜红柔软的唇瓣。


Sebastian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把眼睛闭起来的,他只知道这一刻他终于让内心的湖水平静了,它们不再泛起波澜,不再惊涛骇浪的翻滚,他用力揽住Chris的脖子,将自己与对方贴的更近,让两颗心都能感受到那用力跳动的节奏。


“你早该这么做了。”他在Chris吻他的间隙模糊不清的说着,得到对方一个更加用力的吸吮,Chris已经不再满足最开始的摩擦,他伸出舌尖舔舐着Sebastian的下唇,那个总是让他着迷的地方,他顺着那些唇纹一路舔过贝齿,钻进了对方的口腔,他感觉到Seb也正在热切的回吻他,这让他的内心得到满足。


他们浑然忘我的在黄昏底下拥吻着彼此,盾牌和面具都被仍在了地上,他们甚至完全没注意到片场其他演员震惊的目光。


Chris在拍摄间隙得知Sebastian已经杀青的消息时丢下全组人员不顾一切的向外跑去,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自私,他不停的在心里喊着Sebastian的名字,希望对方还没有离开。


而现在,不负责任的美国队长终于激怒了其他超级英雄,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想要出来看个究竟,到底是什么力量让Chris Evans非丢下工作离场不可。


但他们没猜到事情的结局竟然如此...令人意想不到。


“所以...这是彩蛋吗?美国队长3真的要拍成基片了?”忽略语气中的兴奋,Jeremy夸张的大叫了起来。


Scarlett白了他一眼,“这是爱情!哪那么多蛋!”


雷神Chris心中的八点档终于迎来了结局,他放心的在结尾处打上一行happy ending。


导演看了看表,Chris已经离场10分钟了,亲几个冬兵都该亲够了,于是他拿起导筒大声喊道,“Avengers Assemble!”


片场又回复到了之前其乐融融的时光,他们再也不用看美国队长和冬兵互相释放低气压了,导演像个过来人一样故作严肃的看他的演员们在拍摄空隙开各种逗逼玩笑,好像这才应该是复联剧组的特色一样,终于一切正常了。


END


评论(39)
热度(304)
  1. EmyKruz瓦坎达老黑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EmyKruz瓦坎达老黑猫 转载了此文字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