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Bucky/Sebastian】飞蛾扑火5(原名为:我回家看见我自己躺在床上)【水仙】

注意啦

《我回家看见我自己躺在床上》正式更名为《飞蛾扑火》,后面不会再告知!!!

之前的名字是媳妇 @JingHachisu 给取的,但是这文突然特么文艺风了,叫个那么逗逼的名字实在违和,而且太长了我自己总记不住,总要翻前面的文章复制名字,你们见过这样的作者吗?!!Orz...

==============================================


【这次图片终于不来自网络了,自己凑合弄了一张】

5.

随着音乐声缓缓的流淌,Sebastian由最初的紧张变得放松,脚下的舞步也随之轻快起来,他不得不承认Bucky是跳舞方面的天才,那轻盈的步调与转身让他这个第一次跳女步的大男人没有丝毫不适感,他安心的将手臂放松交到对方掌中,Bucky身上散发出来的清爽肥皂味让他迷醉,烛光透过干净的玻璃窗跃上他们的脸颊,照的人红彤彤的。

美味的食物,轻缓的音乐,微醺的酒香都让Sebastian感到一阵昏昏欲睡的困意向他袭来,Bukcy被他影响的开始放慢脚步,搭在对方后腰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了些,果然没一会功夫,Sebastian已经将头彻底搭在Bucky宽厚的肩膀上了,他脚上虽然还在拖拖拉拉的比划,但基本等于原地画圈的状态。

Bucky看着这样可爱的Sebastian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虽然用可爱形容一个大男人,尤其这个男人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这事多少有些别扭,但Bucky现在能找到的形容词也只有这个了。

怀里的人偎在他肩头睡的很安心,嘴角会惯性的上扬,眼睛周围的笑纹平淡了不少,但浓密的睫毛更加吸引人,Bucky小心翼翼的移动了下身体,将Sebastian锁进怀里的同时坐到了后边的沙发上,在不吵醒对方的情况下,帮他摆了个更方便入睡的姿势,然后伸手拿过矮桌上的酒,小口的啜饮起来。

Sebastian现在像只猫一样窝在Bucky腿上,大半个身体都靠在对方怀里,安静的房间中除了音乐在流淌,没有一丝嘈杂。

Bucky很享受这种宁静,享受这种被依赖的感觉,虽然在他那个世界Steve也会和他形影不离,但Steve比Sebastian更强大,更自信,也更独立,后者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活在纯洁世界的孩童,没有烦恼,无拘无束,眼睛里总闪着快乐的光芒,即使发脾气也是来的快去的快。

中士已经喝光了他杯子里所有的酒,醉意阑珊间他抬起尚完好的左手,轻抚上Sebastian的脸,一层薄薄的胡茬碰在掌心有些麻痒,就像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看着那张与他近乎一致的脸,一种无法言说的情感自大脑涌向四肢百骸,那感觉有点像过电,让他感到呼吸加重。

他用手指触过沉睡那人的眉心、眼皮、鼻梁,最后落在他红润的薄唇上,手掌里的电流越来越明显,Bucky感到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他不得不推开那张脸,然后告诉自己是他低头的幅度过大,导致身体对折压到了胸腔才会呼吸紧促,而完全忽略了自己嘴唇上稍纵即逝的火热摩擦。

Sebastian被推开的动作扰醒,伸手揉了揉眼睛,迷茫的一双大眼睛看着面前不到5公分的Bucky,随后一个激灵滚下沙发,“我睡着了?!!!”

看着坐在地上满脸通红的Sebastian,Bucky豪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跳舞都能睡着你可真是第一人!”

“呃...我只是很久没那么放松过了...” 他没有说谎,刚醒来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躺在了一个温柔的襁褓中,熟悉的气息环绕着他,让他安心。

可Bucky却揪住了对方语句中的漏洞,“之前的我让你感到紧张吗?” Sebastian呆愣愣的眨了几下眼睛才反应过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

露出一个无须在意的微笑,Bucky向还坐在地上的Sebastian伸出一只手,“上来,地上很凉。”

不不不,Sebastian在内心拼命摇头,他现在感觉浑身冒火一点都不凉,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荷尔蒙的关系,总之现在没什么比逃开眼前这个男人更能让他冷静的了,他真怕自己稍后会做出什么失控的事来。

Bucky见他没有反应,只好起身将他拖起来,可只有Sebastian自己知道,他用了多少定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一头栽进那具身体中。

晚饭就这样在被他们搞的一团尴尬中结束了,Sebastian负责收拾餐桌,Bucky去浴室洗澡,他们提议稍后一起观看美国队长的电影,这样也可以帮助Bucky更好的认识当前形势,最好能找到离开的方法。

从浴室出来,Bucky像往常一样下身围着那条辛普森浴巾,露出的部分让人感叹身材的健美,他随意坐到了沙发里,Sebastian就在他身边,他们现在越来越忽略彼此之间的距离了,两条腿若有似无的碰触更像一种试探。

“可以开始了吗?”Bucky甩了甩半湿的头发,摧促着还在发呆的Sebastian。

“随时可以。”Sebastian清了清喉咙,让自己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漫威的片头中,然后试图猜中每一帧出现的超级英雄...

“我是一部动画片吗?”Bucky挑了挑眉对片头风格提出疑问。

“哈哈哈当然不,这是电影公司的宣传,我们就是在为这个漫画公司拍摄电影,所以准确的说你是漫画人物!”Sebastian好心解释道,对方却撇了撇嘴,“我明明是活着的。”

“是是是,如果你出现在公司,我敢保证Mr.Lee会尖叫!”

“那是谁?”

“漫画作者,漫威的鼻祖。”

“是他创造了我和Steve?”

“呃不...创造你们的另有其人,公司有很多漫画家,这个以后有机会给你科普,现在电影开始了,你要来杯饮料吗?”

“还有牛奶吗?”

“知道了...”Sebastian无奈的起身去拿冰箱里刚冰上的啤酒,现在它们彻底被更名为牛奶了。

回到客厅的Sebastian发现Bucky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画面中的自己和弱鸡时期的Steve,满脸不可置信!

“感觉如何?”Sebastian将啤酒瓶贴在Bucky脸上,得到对方一个回过神来的惊讶凝视。

“太神奇了!除了steve那里,他之前虽然不够强壮,但绝对没有那么病怏怏。”

“这是电影渲染手段,为了凸显前后诧异。”

“你们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我们的日常生活?包括那些私下的对话!”

“呃...你只要看就好了。”Sebastian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告知对方,其实你才是被虚构出来的那个,他越来越排斥Bukcy是漫画人物这种说法了,他不知道这和他们朝夕相处的生活有没有关,他甚至无法再好好思考如何送对方离开的方法,他拒绝承认自己想要和Bukcy一起生活的苗头,他拒绝!他告诉自己这一切不过是个新鲜的体验,没人有这份幸运,他希望可以再多感受一些,只要多几天就可以了,他偷偷看着身边不停发出惊呼声的人,在心里祈祷着。

电影进行了三分之二,后面几乎都是Steve和Peggy探员的戏份,Bucky为Steve卖国债登台亮相那里发出了抑制不住的大笑,他前仰后合的倒在了Sebastian的腿上,有力的胸腔发出浑厚的震动,Sebastian也不自觉的为此感到好笑,他不是第一次看这部电影了,但之前他从不觉得哪里可笑,如今在Bukcy的指出下,果然Chris带着头盔摆出的那些健美动作让人不忍直视,他们相互贡献着自己的笑点,然后两人有意无意的将身体更多部分叠在对方身上。

笑声停歇,因为Steve决定去营救Bucky了,沙发上的人僵了一下,Sebastian明显感觉到了,他伸手抚上Bucky还枕在他腿上的头,手指插进那头浓密的卷发中,不自觉的给予着安抚。

房间又变得安静下来,Sebastian还在无意识的滑动手指,另一只手也覆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可他自己毫无自觉,扔陷在对未知戏份的恐惧中。

Bucky被九头蛇第一次抓走时他们并没有拍摄那些过程,但对于眼前的男人来说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Sebastian不知道Bucky到底被抓去做了哪些实验,他只需做到躺在那里等Chris找到他就可以了。

“如果你感觉不好我们可以看点别的?”Sebastian小心翼翼的滑动搭在Bucky肩头的手,对方拱了拱脑袋,没有说话,但他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让自己躺在对方腿上。

之后的情节Bukcy无需再提供什么印证了,那的确都是真实发生的,他心里很不好受,他无法否认这个事实,他只能接受自己是来自幻想世界的产物,还有Steve,他们用力拯救及对抗的那个世界,不过都是一场虚构。

Bucky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将头转过来仰面朝向Sebastian,“看来我的确只是个幻想,因为你,我才有了生命。”

Sebastian不喜欢这个说法,他皱紧眉头将手指抚过Bucky的脸颊,“不,因为你的存在,我才有机会活的像你。”

电影已经结束,字幕缓慢的翻滚着,两个拥有相同面孔的人互相凝视着彼此,电视投来的光亮忽明忽暗的打在墙上映出他们的轮廓,Bucky伸手握住Sebastian的后颈,将人拉到面前,墙上反射出的黑影显示坐着那人的头越来越低,最后两道影子交叠起来,房间中传出令人无法忽视的吮吸声,吞没了所有模糊暧昧的距离。

Bucky起初只是试探性的碰触着Sebastian的脖子,他揉弄着那块僵硬的肌肉,但他们谁都不能把目光从彼此身上挪开这一点让他得到了某种认知,之前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Sebastian对他毫无意识的依赖让事情最终拐上了一个奇怪的发展趋势,他本来应该控制住自己的,他无法给对方一个承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何时消失,他来自未知的世界,而Sebastian有自己的生活,放任情感的宣泄对他们来说都是自私的。

但Sebastian明显没有理解对方的苦心,他总是用自己无意识的大眼睛盯着Bucky,他以为自己隐瞒的很好,但作为一个狙击手,寻找狙击位置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的天性,Sebastian那双滴溜溜的绿眼珠转到他身体的哪个位置他都一清二楚,这就像一种不成熟的引诱,无时无刻不让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现在又是这样,Sebastian用他充满忧愁的脸看着自己,手指还轻抚着他的脸颊,好像这么做可以一扫他内心的苦闷一样,其实他不知道自己这种行为对他何尝不是一种慢热的折磨。

手指轻触到的肉体温热鲜活,血液流动的感觉很好,可以驱走他内心的寒冷,Bucky不由自主的拉近那个热度,两张同样鲜红的嘴唇缓缓贴到一起,酒液残留的甜美果香让人忍不住伸出舌尖品尝舔舐。

Sebastian维持着低下头的姿势任怀里的人一点一点舔开他的牙关,找到他的舌头,一起纠缠交换彼此口中的高温。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消失了呢?”Bucky不舍得停下亲吻,他呢喃着在对方口中问出这个让他一直隐隐不安的问题,Sebastian僵了一下,但很快就将两只手都环上了对方的脖子,“那我会当自己做了一个很美的梦,然后继续扮演你,让你活在我的灵魂里。”

Bucky看着对方嘴角露出的甜蜜弧度,再次忍不住卷走了那属于他的所有香甜,情感一旦发生,就如夜晚的飞蛾,Sebastian此时就是一团火,即使奋不顾身他也想要带走这片光明。


TBC

====================================

你看这意思是不是可以完结了╮(╯_╰)╭ @JingHachisu 

评论(22)
热度(61)
  1. 无语问苍天嘻嘻瓦坎达老黑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兜兜里有糖!瓦坎达老黑猫 转载了此文字
    求HEQAQ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