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Evanstan】The Dream(一发完)

OOC、点冰活动梗


Chris点名Sebastian时原本没想那么复杂,他只是觉得最近和两个剧组跑完宣传又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小伙伴们相处融洽理应有福同享,有…同当。

可当Grillo和Mackie都已经纷纷响应后Sebastian依然毫无动静,虽然他之前也有耳闻对方已经忽略了好几个人的点名,但他多少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的,那孩子在剧组可从来不敢拒绝他,这么说又好像有点仗势欺人的错觉,反正Chris就是觉得Sebastian不会无缘无故就这么晾着自己,难道他不是在亲自打理ins?可看他之前发女朋友照片的架势又不像公司行为啊!

Chris越想越急躁,之前是没当回事,现在是觉得自己太拿自己当回事不好意思张口问,一拖二拖就更不好张嘴了,但内心总有个声音在踢踢踏踏的围着他的脑仁转圈,然后扑棱着小翅膀不停的发出“歪歪歪歪歪歪歪(why)”的空鸣,烦的他最后只好不情不愿的拿起手机翻电话。

为了这事他拨通了一位好友的助理的朋友的电话,这人和他没多深关系,却是Sebastian经纪公司的员工,本来娱乐圈就是那么大的地方,不是朋友的朋友就是公司的合作公司,逃不开这几层关系。

“哇哦~看看是谁给我打电话了大英雄?”

“嗨Kelly,最经还好吗?”

“还不错,除了没想到会接到你的电话。”对方显然没有料到Chris Evans会亲自给自己打电话,他们交情可没好到有空聊聊天气这种程度,看来超级英雄有事相求了。

“呃…我…是这样的Kelly,Marry上次聚会时提到了Tom和你们公司的Ben私交不错,正巧Ben的叔叔在做红酒生意(Seb提过他助理最夸张的一次是忙着帮叔叔翻译红酒文件弄错了他的出入证),你知道我舅舅,有时政府会需要和酒商打交道举行一些酒会…呃所以我…”

“停停停Chris!你到底是要Ben的电话还是他叔叔的电话还是Marry的电话?我被你弄糊涂了,还有…你找Ben干嘛不问Sebastian要电话?那不是更直接!”

“呃…我先想到了女士。”Chris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绕回到了Sebastian身上,他只好说了几句女生都喜欢的话来搪塞,可对方好像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得了吧Chris,你到底想要谁的电话?Ben的还是Sebastian的?别告诉我你没有冬兵的电话?”

Chris隔着听筒都能感受到对方不怀好意看笑话的脸,他咬了咬牙,决定将不要脸进行到底!最后成功套来了Sebastian助理Ben的电话!

其实他们在片场聊的还不错,就是没好到互留电话的交情,记下那串数字后Chris暗戳戳的开始琢磨如何编写短信更合适,但想来想去都觉得开头是个难题。

Chris不停的搓着自己的脸,最后对着那串数字露出一个难看的鬼脸,有什么好怕的,不过就是打个电话的事!他深呼吸了两下,开始在通讯录里翻找Sebastian的联系方式,还没等他找到电话,Scott的短信先顶了进来,他有点不耐烦又有点庆幸这条信息发来的时间。

【老哥快看ins,你的冬兵终于接招了!】

呃哦…Chris没来得及惊讶就快速的点开了自己手机里的客户端,但又发现自己没有公共账户的密码,只好又和助理要了登录名和密码,一来二去折腾了半天才找到那条短片,视频里的Sebastian穿的不比他少,甚至有点多的可疑,以他对对方的穿衣了解,Sebastian很少将自己裹成个粽子出现。

由于ins发布短片的时间有限,视频只有Sebastian坐在那里被人兜头浇下一桶冰的画面,没有发言也没有过多的表现,Chris有点失望的往下拉了拉,看到评论里全是嗷嗷叫的迷妹,有的还提到了自己,说是队长的影响果然比基友和教练要大,他自恋的想给妹子回一条yes,可想想又觉得太二,就继续翻了翻评论,直到看到一个突兀的留言。

【你还真的做了这个?就不能等病好了再应战吗?L】

Chris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看到这条评论后的心情,他只知道Sebastian生病了还坚持完成了他点名的冰桶挑战,难怪他穿的那么厚,像个没有精神的老人坐在那里,内疚和自责将他钉在了沙发上,所有前一秒带给他的优越感和喜悦现在看来都是一种沉重的负担,这次他毫不犹豫的拨打了Ben的电话。

谢天谢地电话没响太久就被接通了,“哪位?”

“Chris Evans。”

“哇哦Chris!没想到能接到你的电话?”

“Seb在纽约吗?”

“你问Sebastian?”废话,难道我没事找你吗?Chris对着电话翻了个白眼。

“是的我找他有点事,你知道到哪可以找到他本人吗?”

“哦当然,我稍后把他家地址发给你,但是我比较好奇你怎么不给他本人打电话?”怎么又是这个问题!!!Chris的蓝眼珠转了一圈,最后觉得男人也应该喜欢恭维,“呃毕竟你是他的经纪公司助理,我觉得还是先跟你说一下比较尊重你们。”

“哦Chris你真是考虑的太周到了!果然更多的历练就是不一样…”Ben又说了什么Chris根本没空听完,他挂断电话后得出的第一个结论就是男人原来比女人更爱听恭维话!!

收到地址后Chris简单的翻出几包他母亲给他留下的抗生素,虽然还不知道对方得的什么病,但抗生素总是万能的。

驱车来到一个位于市中心的现代公寓,这里环境不错,明显是单身白领的首选物业,Chris将车停在小区的车库内,照着手机上的地址摸到了一户顶层公寓门前,白色的大门上印着一个可爱的门牌号【384】号!Chris知道自己不是最自恋的那个了。

他在来时的路上已经和自己演练好了对白,什么我很抱歉Seb,我不知道你生病了,你可以不用理会我的点名等等,可当他按了几下门铃也没人应时,所有解释都伴随焦急的等待化为了乌有。

他有些沮丧的握住门把手拧了拧,却发现门没锁?!这家伙太大意了!Chris小心翼翼的推开一个缝隙,又回头看了眼门牌号确定自己没有走错,然后闪身挤进了室内。

房间布置的很有Sebastian的风格,黑色的家具,白色的沙发,暖色的墙纸,小东西很满但不乱,总之单身男性该有的一切元素他都符合了,唯一比较碍眼的就是沙发桌上那散乱的匹萨盒和…一个蜷成一坨的不明物体。

Chris小心翼翼的迈步过去,顺手在门口拎过一个棒球棍,地上蜷着的明显是个人,裹着沙发毯子缩在地板上,头整个埋进了沙发垫里。

这是Sebastian吗?Chris走过去想掀开毯子看个究竟,却被脚下一个可乐瓶子绊了个正着,整个人往前趴在沙发上,正好与地上的人保持了平行位置,他们脸对脸,眼对眼,只不过一个睁着,一个闭着!

Shit!

Chris狼狈的爬起来,扔开手里的棒球棍,将跪在地上睡着的Sebastian拽了出来。

“Hi man!!醒醒!你怎么这么烫?我的老天,居然没人带你去医院吗?”Chris焦急的将人连毯子带垫子一起裹起来往卧室脱,路上也顾不上掉了什么,打翻了几个装饰,总之他现在像抱了个热火罐一样将冬兵扔到了床垫上。

Sebastian因为赶芝加哥漫展而引发了流感,本来他以为多喝点柠檬水就好了,他妈妈总是这么告诫他的,可惜他忽略了这次病毒来的太迅猛,加上自己一直没好好倒过时差,生日那几天他在欧洲玩的有点日夜颠倒,这种没规律的生活终于将超级士兵撂倒了!

他从芝加哥回来就开始犯迷糊,但脑海里总有个声音提醒他记得回应Chris的点名,记得!这也是他被浇完冰水后唯一还能回忆起来的事,拖着湿淋淋的绒衣冲了个热水澡,Sebastian就再也没起来过,除了刚刚给送披萨的开门,他认为这是人类求生的最后本能!

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些,他感到有人将他抱起,又扔了出去,落地点很软,不像是地板或楼梯什么的,他睁开烧红的双眼,模糊的看到一个熟悉的五官,主要是那一脸络腮胡太显眼了!

“Chris?”

“谢天谢地你醒了Seb?!你吓死我了!我差点拨打911,你病的那么厉害干嘛还接受冰桶挑战,傻了吗?”

Sebastian困难的咽下一口唾液,嗓子干裂的像要将他生生劈开,不过这些都不能阻止他嘴角扬起的弧度,他冲对方露出了一个最傻的笑容,Chris瞬间就闭嘴了,他继续闭着眼睛傻笑着摊在床上,偶尔发出一句听不清的呓语,手臂挥来挥去的像要寻找什么,嘴里不停的喘着灼人的热气。

Chris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去门外将自己带来的药给他灌了下去,吃完药后的Sebastian安静了很多,呼吸也慢慢均匀了,Chris将他身上裹得乱七八糟的毯子抽走,换上柔软的被子,又帮他倒了一杯水,本想就此离开,可发现客厅的桌子还一片狼藉,于是又挽起袖子做起了无名好人,收拾好了食物,又刷了水槽里的餐具,想去卫生间洗洗手又发现了洗衣篮里的脏衣服,算了…Chris挫败的给自己在心里点了根蜡,然后掀开了洗衣机盖子。

完成一切之后已经过了1个小时,Chris深深的吐了口气,看着还算满意的房间不免有些得意,他已经能想像Sebastian醒来后的震惊脸了,偷笑几声,轻轻摸进卧室,本以为床上的病号应该已经有所好转,可没想到屋内的景象简直把他吓呆了!

只见Sebastian将被子枕头都扔到了地上,自己的衣服也脱的乱七八糟,整个人红的像颗火龙果。

“我的天Seb,这是怎么了?”Chris跑过去想将人扶起来,发现触手可及的地方温度高的吓人,他下意识的松开手,Sebastian就一头又倒在了床上,嘴里一边喊热,一边呜鲁呜鲁的说着他听不懂的异乡话,眉头都皱成了小山,眼角也烧红了。

他看着眼前的景象,觉得现在报警似乎又点不好解释,叫对方经纪人过来又要等好久…Chris骑虎难下急的焦头烂额,慌乱中他看见了床头柜上的药片,一把抓过说明书,上面明确的写到:服用后患者会出现高温发热现象,属于正常情况,如有不适可采用物理降温或就医。

物理降温?是指敷冰吗?Chris的手指在Google上快速的敲打着,不一会就出现了各种答案,有的建议敷冰,有的建议敷冷毛巾,又的更夸张,直接建议脱光了给对方洗个冷水澡…无视那些奇奇怪怪的回答,Chris看了看躺在床上扭来扭去的人,决定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

他动作轻柔的将Sebastian身上已经滚的不成样子的衣服扒下来,只留了下面一件内衣,可惜黑色半透明的丝质布料有跟没有差距也不大。

秉持着非礼勿视的绅士风度,Chris捂着眼睛拎着那堆脏衣服朝厕所走去,出门时还撞到了头,他将衣服扔进篮子里,又将自己脱了个一丝不挂,然后打开了淋浴间的花洒。

Sebastian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熔浆里,浑身从里到外冒着突突突的泡泡,一点就能着,他隐约之中好像看见了Chris,可是挣扎着爬起来又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人,他不忘自嘲的苦笑了几下,往地板上蹭过去,那里温度比较低,凉凉的很舒服,他管不了什么干不干净了,总之他需要降温!

Chris给自己来了个比冰桶挑战好不到哪去的凉水澡,他现在哆哆嗦嗦的从浴室挪出来,感觉整个人都酸爽不已,可当他回到卧室时却发现床上的人不见了?!Chris甩开拖鞋几步飞奔到床边,果然那颗滚烫的火龙果已经一头栽在了地板上。

将人从地上拖起来,Sebastian像是终于寻找到了水源的沙漠旅人,一头扎进了Chris宽阔的怀里,手脚并用将人抱了个满怀。Chris发现理想有时和现实差距还是蛮大的,他本来已经做好被对方当人型物理降温贴的准备了,可面对这突然而至的火热相拥,他还是免不了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控制住自己过快的心跳。

“去床上睡Seb,地板不干净。”

Sebastian在找到舒服的冰源后只愿意回给他几个不清楚的音节作为回应,他甚至不耐烦的用手锤了几下Chris的背,不过力气小的可想而知。

Chris无奈的将人半拖半抱着拽到床上,他不敢拥着Sebastian睡,总觉得两个大男人那样做很奇怪,于是他将上身靠在床头板上,然后将Sebastian抱坐在自己腿上,对方将整个上身都趴在他怀里,头枕着他的肩膀,他正好用手臂圈住Sebastian的腰,光裸的大腿则贴在他同样光裸的腿上。

安静下来的Sebastian重新发出了均匀的呼吸,身体温度也在渐渐下降,可Chris却觉得浑身越来越热,他圈住怀里人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脖子底下也有汗珠正流过锁骨、胸腔,他真是后悔自己选了这么个蠢主意,现在不仅Sebastian浑身冒火,他也浑身冒火,两个火龙果贴在一起,热度直接X2。

不知不觉间Chris抱着他的冬兵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很实,Sebastian在梦里看到Chris朝他泼冰水,还给他收拾家务,他发出几个傻笑又换了个姿势继续窝进那个已经不再冰冷的胸膛,身上的温度开始渐渐变冷。

Chris醒来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他抬眼看了看窗外的天空,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睡了那么久,等他反应过来时才想起怀里还窝着个病号,Sebastian身上已经一片湿滑,大量热气化为汗水被蒸发出来,Chris抬手摸了摸他已经彻底冰凉的额头,这才松了口气将人挪到一边的枕头上躺好。

拿过一旁的干毛巾,Chris为自己和Sebastian都擦去满身汗渍,可当他的手碰到对方光洁的额头时,他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Sebastian,虽然他们已经合作了两部电影,但两部电影也没能让他们像如今这样熟悉对方,他刚才曾一度犹豫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毕竟那行为有些大胆,一旦Sebastian中途醒来,他好像根本无力为自己辩解,对方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做着这样那样思想斗争的Chris.现在才想到重点是不是有点晚.Evans先生最终在Sebastian的额头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轻到这一切就像不曾发生,如同他身体里的一滴汗,落在对方的皮肤上,最终融为一片,毫无踪迹。

Sebastian再次醒来已经是深夜,他揉着酸胀的大脑看了看四周熟悉的布局,这是他家没错,可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脱得只剩内衣躺在这里,而且床头还有温水和药片,有人来过了?他恍恍惚惚的想到了那个梦,Chris抱着他,给他降温,跟他说话,安慰他,还帮他做家务???这不是幻觉就是烧傻了的幻觉Seb!他恶狠狠的对自己说,然后拨通了Charles的电话。

“病好了?”

“托你的福,被你一桶冰浇好了。”

“看来你是要请我吃饭了?”

“可以啊,但是得在我家请你,顺便带点吃的过来,我快饿死了,感觉像是几个月没吃过东西一样。”Sebastian说的也没错,他自从生病就没什么胃口,现在肚皮摸起来都是扁扁的。

“好吧大少爷,明明都有女朋友了却总是指使我们!”

“你泼我时怎么没想到让Margarita代替?”

挂断好友电话的Sebastian心里总觉得有些失落,他说不出那种感觉,但就是有什么不对劲,顺着卧室走到客厅,餐桌上的匹萨不见了,厕所里的脏衣服也被清洗干净了,水槽里堆了好几天的餐具也干净的码进了洗碗机,难道那不是他的梦?Chris真的来他家了?他快速跑到门边想拨打物业电话,却看到门口鞋柜留下的字条。

【望早日康复。Ben】

原来是他的助理,Sebastian捏着纸条有些失望的坐到沙发上,他明明记得看到的人是Chris,那感觉很真实,他们离得很近,但如果真的是Chris又有太多地方说不通,Chris不认识他家,没给他打过电话,他已经翻遍了通话记录和短信箱,Chris更没有理由帮他收拾家务,看来一切真的都只是他的幻想,可幻想会那么接近真实吗?

Sebastian头疼的甩了甩自己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拖着缓慢的脚步走进了淋浴间,花洒里喷涌而出的凉水吓的他一步跳开好远,自己从来不碰温控阀,难道Ben还在他家洗了个澡?越想越纳闷的Sebastian一头扎进重新调好的热水里,他真希望自己可以将满脑子的疑问都洗掉。

Charles将车拐进小区时刚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没带帽子,黑夜里满脸络腮胡极为醒目,是Chris Evans,他也来看望Seb吗?没听说他们关系好到这个地步了啊,Charles将车停好拎着一堆打包盒上了38层。

Sebastian已经洗完澡换上了干燥舒适的新衣服,整个人都因为退烧显得神清气爽,他正百无聊赖的观赏自己愚蠢的冰桶视频,那样子就像被人强迫的服刑犯,他懊恼不已的翻看了几页评论就兴趣全无的跑去给Charles开门了。

对方一进门就忍不住将看到Chris的事告诉了他,Sebastian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脸色越来越红,那些梦中发生的事情都逐渐清晰了起来,包括他靠在Chris冰凉的身体上。

“Seb?Seb?”

“啊?”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你脸好红,是不是还不舒服?我们干脆去看医生吧!”好友焦急的放下食盒将人按坐在椅子上。

“呃不用,我有吃过药已经退烧了,真的,我想再睡一觉,明天就应该痊愈了!”

“这样啊,是Chris给你拿的药?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Charles倒没注意对方的不自在,他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东摸西看的边走边说,Sebastian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只好说Chris是顺路过来拿之前忘在会场的道具卡,碰巧知道他发烧就带了些药上来,呆了没10分钟就离开了,由于他和Chris之前为数不多的接触,Charles压根没有怀疑就相信了,两人很快又将话题带到了别的地方。

只有Sebastian自己知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要问清楚的好,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好心情的发表一下对Chris的感谢。

于是他拿过手机敲敲打打了几行文字,又配了张Charles愚蠢的笑脸和满桌子食盒,就这样发了出去。

【带病接受挑战所以准备不足,抱歉让大家失望了,我会捐如血清一样的4倍善款作为弥补的,感谢在我生病期间照顾我的好友,我会记住你为我做过的一切,Seb xx】

信息发送后很多人都以为这个好友指的是Charles,只有Chris注意到了Charles手里握着一根熟悉的棒球棍,他笑了笑毫无意识的随手用公共账号给Sebastian点了个赞。

 

END

番外

之后好几天Sebastian的ins下面都是替Chris菊苣求互粉的营销贴,迷妹们纷纷表示这种暗戳戳的表达方式简直闪瞎眼,Seb你再不回应队长就老了!

Sebastian则在和Charles的电话中表示自己要做一个有个性的高冷迷弟。对方除了翻白眼也没有其他好回应的了。。¬_¬

Ben在公司例会上被Kelly询问红酒生意如何时表现的一脸茫然,金发美女知道自己果然还是被美国队长给驴了!!

评论(18)
热度(261)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