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Bucky/Sebastian】飞蛾扑火7【水仙】


前情提要:第六章

最近被菊苣们撒糖撒的大脑一片绵白糖。。。原谅我辞藻的空洞,语言的乏味吧,坐等我哥哥真身上肉泼冰,如果他真的就只拿那个玩偶搪塞CE,我只能说一句:“英雄好尿性!!!我给你跪了!!!你才是真总裁!!!”

==============================================

7

时间流过指缝,像无法留住的四季的颜色,Sebastian多想让每一天都可以被无限延长,他怀揣着无法示人的心愿小心的祈祷着每一分每一秒。

 

至今依然没有找到回去另一个世界方法的中士最终放弃了研究那些看上去就不靠谱的电视剧桥段,刚开始时Sebastian还会热衷于用平底锅砸他的头,可最近他发现对方不再愿意配合他做那些物理疗法,于是善解人意的中士也不再去尝试摸电门这样的蠢主意了,现在他们已经决定把一切都交给上帝,如果两个世界的上帝还是同一个的话。

美国队长2摄制组并没有被这对终日活在惶恐中的怨偶所影响,电影如期开拍了,临行前Sebastian将没有合法身份的Bucky托付给了Chace,托付给了Toby,托付给了Charles...可托付的朋友越多,Sebastian就越是担心,他担心Chace带他的Bucky去拼酒,担心Toby带他的Bucky逛夜店,也担心Charles带他的Bucky玩极限...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离开彼此的生活,而Bucky已经将现代社会与Sebastian画上了等号,他即将独自面对这个未知的21世纪。

最终Sebastian带着种种不安和Bucky的承诺离开了纽约,奔赴美队2拍摄地。

Chris作为主角入场最早,他一见到Sebastian就立刻将人拉到拖车后面又拉头发又捏肩膀,Sebastian被他搞的莫名其妙,大眼睛转来转去,“你在找什么?”

“你是哥哥还是弟弟?”心里翻了个白眼,Sebastian默默掏出钱包中的医保卡,“如假包换的罗马尼亚人!”

“你居然把Bucky独自留在纽约了?”

“我能怎么样呢,他没有证件啊...”一想到临行前他为Bucky列下的现代生活注意事项,Sebastian总觉得心中惴惴不安,虽然对方已经来到他们的世界快1年了,可那种不确定因素在空气中叫嚣着,让他像心里如长了草的小鹿。

“这有什么难的,你可以将证件快递回去,让他拿着你的身份啊,他可以不冒险乘飞机,坐长途汽车过来!”

Chris的话让Sebastian阴郁多时的眉眼立刻得到了舒展,他怎么没想到这种方法呢,毕竟对方可是和他长了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啊!

问题得到了解决后的Sebastian整个人都欢快了起来,他已经开始期待将一个相同的自己偷偷藏在酒店里的样子了,不知道服务生会不会被那个喜欢恶作剧的家伙搞到崩溃!

收到快递证件的Bucky在三天后抵达了克利夫兰,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家伙居然既没有选择飞机火车,也没有选择长途客运,而是用Sebastian留给他的银行卡租了一辆车,顺着洲际公路开了过来。

“我的老天啊中士,你...你居然自己开车从纽约到俄亥俄?!!!”和Sebastian一起等在酒店门口的Chris膛目结舌的看着坐在驾驶室里英姿飒爽的Barnes中士,而前者的脸色则变得越来越难看。

“我虽然来自另一个世界,但不是另一个国家,我熟知美国地理和文字,谢谢二位对我的定义让我对你们有了全新的认知!”Bucky不客气的将车子熄火,他完全没有发现Sebastian的不对劲,自然而然的接过对方事先为他准备好的帽子眼镜,全副武装后一起混入了酒店。

“下次别再这么做了,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一回到单独相处的空间,Sebastian立即就表现出了对此事的不满,刚刚Chris在他一直没有插上话,但那并不代表他对此毫无意见。

“这有什么关系?我不过就是自己开车跨越了两个洲而已。”Bucky随手将伪装摘掉扔在桌子上,口气里是全然的无所谓和炫耀之情,Sebastian这些日子心里本就烦躁不已,现在被对方这样满不在乎的解释搪塞,一时间所有埋藏在心底里的不快与委屈全部爆发了出来。

因为在Sebastian心中,Bucky跨越的不只是两个洲,而是两个世界,两个宇宙!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和对方失去联系,并且再也无法建立连接,死亡也比不上未知的恐惧来的更令人痛苦无助,他不知道哪一天哪一秒Bucky就会突然从他面前消失,他也不知道任何一个意外或者碰撞是不是就会导致对方的离开,他甚至无法与任何人倾诉失去对方的痛苦,他活的如此小心翼翼,而对方却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在Sebastian看来,Bukcy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就像是在对待他们的关系,随遇而安...满不在乎。

他激动的情绪让他打碎了一个杯子,踢翻了自己的行李和一个化妆凳,Bucky从没有见过Sebastian发那么大的火,他不知道该不该用复杂的语句解释,他们僵持在原地,Bukcy以为自己并没有表达出任何关于不重视对方的意思,可Sebastian此时浑身发抖,眼中布满了猩红的血丝,大颗的泪水落下砸进床单里,Bucky试图上前安慰,都被对方毫不客气的挡开了。

“其实...如果你是在担心我在开车途中发生意外从而导致突然离开的话,那么你大可放心,事实上我是坐车过来的,只是在下车时看到了贴在那的租车广告,我想如果我们有辆车,我就可以在晚些时候带你去桥上看烟火,客车司机说今晚城里有庆典,至于我刚刚开的那个小玩笑,我很抱歉,忘了它吧。”Bucky倚在窗台边,半个身子都压在了窗檐上,他没有看向Sebastian,而是专注的看着远处建筑物上正在燃放的烟花,绚丽又多姿,他说话的声音不大,更像是在喃喃自语的解释给自己听,Sebastian有一瞬间僵硬的甚至放了呼吸,他持续哽咽了一会才缓慢的挪到窗户边,可惜烟火已经结束了,Bucky拍了拍他的肩膀,可能是想告诉他没关系,但最终他们无声的擦肩而过,Sebastian走入浴室,将自己浸在了浴缸中默默的流泪。

明明都是在在为对方着想,迫切的想要见到彼此不惜违背法律,可没想到世界上最关切的话语却能带来如此深的伤害,懊恼,自责,恐惧,不安令他们筋疲力尽。

Sebastian从浴室出来时已经夜深人静了,换做往常Bucky会毫不犹豫的走进浴室里捞他,但今天他没有,Sebastian等了很久也没有等来那个熟悉的脚步声,甚至敲门声也没有响起。

他泡在已经没有温度的冷水里让自己试图放松下来,紧绷的神经在温水的作用下舒缓的伸展着,续长的头发四散在水面上像柔软的海藻,他抬手擦了擦已经酸胀不已的双眼,起身回到了卧室。

床上那人已经睡着了,暖黄色的灯光照在对方脸上让他看上去很安详,阴影剪出的侧影深刻的纪录着Sebastian迷恋过的每一寸皮肤。他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看着Bucky熟睡的脸,面上不带有任何表情,他伸出手指点了点那人的眉心,像是用一把枪管,Bucky立即皱起眉头,口中嘟囔着他的名字,模糊却不断重复,Sebastian被冷水彻底泡过的心脏又有了温度,他躺在空出的一侧,不忍心关上那唯一的一盏灯。

第二天Bucky是被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吵醒的,他揉着睁不开的眼睛,低头瞥了一眼还窝着他怀里的家伙,Sebastian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一会俄文,一会又像是在和Steve对话一般,他茫然的辨认了一会才发现对方很可能是在背台词!!

这个世界当演员也是蛮拼的...Barnes中士紧紧搂住爱人揉了揉那头乱毛,又忍不住在对方唇上偷了几个早安吻,这些小动作终于将Sebastian弄醒了。

“谁在咬我?!”起床气不小的冬兵满脸写着不高兴,Bucky笑笑又在他鼓起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新长出来的胡茬带着小小的刺激穿透皮肤,就像Bukcy此时的心情。

“今天好像有人要拍一场重头戏,据说很..重..要!”Bucky不紧不慢的将手机锁划开,硕大的指针停在了一个不该停的位置,下一秒就有人一路嚎叫着冲进了浴室,伴随而来的还有叮叮当当的碰撞声。

他们不约而同的都没有再提起昨晚发生的不快,毕竟那些伤感的起因是如此美好,谁又能忍心去怪罪爱情呢?

Sebastian风尘仆仆的赶到现场时道具组已经分发好了武器装备,他忙不迭的和众人道歉,大家都对这部戏里格斗指数爆棚的反派表示了理解,高强度的锻炼和体能需要让Sebastian已经从贵公子变成了超级战士。

只有Chris此时看他的目光更像是不怀好意的猥琐大叔,哪里还有美国队长的满身正义,那双蓝眼睛里分明写着“我知道你为什么迟到,你们这些荷尔蒙旺盛的小伙子们”!

Sebastian郁闷的拿起道具组塞在他手里的牙垫往拖车走去,他何尝不想像Chris暗示的那样与爱人有个小别胜新婚的庆祝,可惜他搞砸了一切,还在冷水中把自己泡的活像个刚从福尔马林里拎出来的萝卜,他现在极度怀疑自己臃肿的脸是否还能够塞进那个面罩。

Bucky无所事事的吃完了客房早餐,又泡了个无聊的泡泡浴,房间里所有设施几乎都被他研究了个遍,最终他戴起帽子和那个黑框眼镜,往车库走去。

早上11点多的克利夫兰仍然有些拥挤,作为美国较为著名的铁路中转城市,这里每天搭载着大量的旅客与货物,Bucky看着那些工业铁道想起了1935年的布鲁克林,那时候纽约发展最慢的就是老城区,他和Steve经常会去铁道附近捡拾掉落的煤渣,Steve家境不好,他母亲身体也越来越糟,到了冬天基本无法靠政府的补给度日,Bucky只好在炎热的夏天和他一起去铁路两边捡煤土,运输车会在缓慢的经过城镇时散落一地碎屑,Steve就靠那个来度过年复一年的寒冬。

Bucky坐在车里突然有些恍惚,70年的记忆像重影一样在锈迹斑驳的铁路交叉处融合,正午艳阳照的他懒洋洋的,他抬手挥了挥胳膊,企图拨开那些阳光中挥散的微尘,直至手机传来短信声。

【尊敬的Bucky.Barnes中士,您的午餐已被送往房间,请慢慢享用。by Your soldier.】

Bucky哭笑不得的看着那个极富挑逗意味的落款,心中就像有根羽毛在轻轻撩拨,激起那些刚刚平静下来的飞尘,在耀眼的阳光中飞舞飘扬。

Sebastian结束一天的拍摄回到酒店已经快深夜了,他轻轻刷卡门卡,希望不会吵醒已经熟睡的爱人,此时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窗外的霓虹灯带进了一丝微光,他像黑夜里的猫咪一样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地毯上。

“啊!”还没等放下手里的衣服,Sebastian就被门后一个突然窜出的黑影抱了个满怀,熟悉的肥皂味瞬间侵占了他的大脑,所有感官都被这雄性气息调动了起来,他此时就像一头雌兽,臣服在他的伴侣身下。

“他们剃掉了你的毛发?”Sebastian被Bucky按在酒柜上,上衣已经被扯的歪歪扭扭,他喘息着思考了一下才想到对方说的可能是他的胸毛,今天为了拍摄冬兵被九头蛇洗脑那场戏,他被摄制组剃掉了多余的体毛,据说是因为长期被冰冻的身体会影响内分泌,而冬兵的皮下神经大部分已经处于坏死状态了。

“剧情需要。”

“所以我以后也会光秃秃的?”

“你的以后把握在我的手里中士!”他们说话的同时并没有放弃扯开彼此的衣服,Sebastian甚至在说到这句话时伸手握住了Barnes中士的欲|望,黑暗的微光中能看到他闪亮迷人的眼睛和不断被舔舐发红的唇。

“我的荣幸士兵!”

他们之前已经浪费了太多言语,Bucky一刻不停的用行动在抚慰对方的不安,用仿佛要融进彼此灵魂一样的力气来接受那些无法承载的快感,极乐的漩涡将Sebastian拖进墨色中,像是被上帝打翻了的糖浆,黑夜被染上一股极度浓稠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Sebastian照例窝在Bucky怀里错过了闹钟,Barnes中士快要吻遍他的全身了也没能将对方从彻夜性|爱的泥沼中拔出来,眼看着离拍摄时间还有不到1小时,他翻开Sebastian的手机,给Chris打了个电话。

“紧急救援队长!”

“发生什么事了Seb?”

“我是James!Sebby无论如何也叫不醒,他实在太累了,我该怎么办?现在离拍摄还有不到1小时!!”

“呃...哇哦~太多细节了中士!听着,我有个大胆的建议,紧紧是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别逼我对你下命令Mr.Evans,快说!”

“好吧,要我说你干嘛不干脆替他拍一天戏,这样他也可以休息一下,最近他的确有点超负荷,大量的打斗和大量的性|爱...哦天啊我还是说了...抱歉!”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Bucky在内心腹诽,但他现在没时间和这小家伙斗嘴了,他必须立刻做决定,看着床上睡的像个孩子一样的Sebastian,最终他决定值得为此冒次险。

“片场上靠你了!”

“天你居然同意了?等等...你不会真的开枪打我吧?”

“那要取决于你奔跑起来的速度了Cap!”

“你是开玩笑的吧?”

“我像是开玩笑吗?”

Barnes中士穿上Sebastian的衣服从容的离开了房间,清晨的微光被遮挡效果绝佳的窗帘阻隔在了室外,大床上仍在安心熟睡的人此时丝毫不知道片场中即将发生的一切。


TBC

最近被甜gay了,哪里还虐的起来,说好的转折又拖延了。。。太没原则了

 @有一只叽  @惢 

评论(28)
热度(61)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