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Bucky/Sebastian】飞蛾扑火9 正文完结END【水仙】


第八章戳我

9

温暖的蓝色光圈一点点将他包裹,直至眼前被极昼的白光覆盖,他翘起不常变化的嘴角朝对面那人行了个懒散的军礼,隐约还可以听见对方说出的最后一句话:“代我向他问好”,Bucky点了点头,最终安心的闭上双眼,让自己投身到全然的黑暗中。

周遭温暖的感觉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夜空,四周挂满了闪烁的星辰,他沿着银色的轨道缓慢的漂浮着,像是漫步在银河之中,他不知道自己在宇宙间游荡了多久,直到远处一扇蓝色的大门出现在眼前,他感到四肢开始回温,柔和的热流顺着全身散开,Barnes中士知道他就快到家了,于是他露出一个熟悉的温暖笑容,这是他70年来第一次再露出这样的表情……

 

Chris小心翼翼的站在人群里看着自己的替身同Sebastian对戏,生怕美国队长一个拳头把人揍死一样,而Sebastian只是安静的挂着冬兵该有的冷漠接下一招又一招攻击,他已经很久没有露出其他表情了,自从Barnes离开后,这个快乐的大男孩就像将身上所有的幸福开关全部关闭了一样。

Chris不知道那一夜他们回到酒店后Sebastian是坐在走廊里睡着的,也不知道后来他是用怎样的心情走回了房间,他只知道当第二天他们出现在片场时,Sebastian已经穿戴着冬兵的服装快速的进入了角色,Chris知道什么是隐私,于是他给对方足够的安全距离,他暗自观察了几天才放下悬着的一颗心,导演和摄影师都夸赞Sebastian很有镜头感,对冬兵的情感拿捏非常精准,如果是平时Sebastian会腼腆的回赞,而现在他却沉默的接受了那些认可,除此之外他看着一切正常,Chris无从干涉过多,直到有一天Anthony悄悄拉住他,“你跟他合作过,我是不太了解,那孩子入戏这么深是正常的吗?”

“你说Seb?”

对方回了他一个夸张的点头,Chris不知道该从何解释,他不能将Bucky存在的事四处宣扬,但他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连Anthony都看出来了,剧组的其他人肯定也都对Sebastian担心不已,可没人会去劝一个演员不要太入戏,那是不专业的,对此Chris也只能耸了耸肩表示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

Sebastian每天最早进场,最晚回酒店,他像真正的寒冬杀手一样飘荡在影棚里,大部分时间他会回答别人的问题,但不会主动攀谈,除非角色需要,他恶补了所有已经面市的冬兵漫画,镜头前的Sebastian越来越形神兼备,可也越来越冷漠,他眉宇间平添了一股哀愁是任何玩笑都无法抹平的,他偶尔也会坐在那里乖乖的听Anthony说些冷笑话,但最多扯扯嘴角,前者便识趣的去找别的乐子了。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他耍大牌,在片场像个天后一样绷着脸走来走去,可他觉得那无所谓,冬兵就应该像个天后一样,没人可以驱走他心中的冰雪,他被冰冻了70年,即使中途醒来过几次。

Chace赶到克利夫兰时影片已经快要杀青,他不是没想过第一时间赶到好友身边,但知道内幕的Chris制止了他,他说Seb需要时间,这不是任何人可以帮他渡过的,直到Sebastian有一天对Chris说,他就是Bucky,对方所遭受的一切苦痛他都能体会的到。Chris在心里揣度着这句话,越想越担心Sebastian精神上也许受到了创伤,而自己又不能无时无刻的监视对方,他只好给Chace打电话。

Sebastian没有对好友的到来表示出该有的热忱,他只是领着Chace回到酒店房间,进屋前他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将房门打开了。

Chace故意没有预定房间,这样他才能顺理成章的进入Sebastian的私人空间,了解他的近况,但当他真正踏入房间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屋内因没拉开窗帘而密不透光,昏暗的视线里伴随着明显的消毒水味道,房间倒是收拾的很干净,没有预想的空酒瓶与烟灰缸,可就是因为太干净了才会让床对面单人沙发中的假人显得过于刺眼。

他不安的吞了下口水,目光在那个穿着军装的充气人偶上来回扫视着,那差不多就是Sebastian的身形,正穿着一身得体的军装坐在沙发里,军帽被歪歪斜斜的扣在头上让假人像是正在低头沉思,这情景简直太诡异了,Chace担心的回头看着Sebastian,对方却只是撇了撇嘴角,慵懒低沉的声音在这阴暗的房间里冰冷异常。

“这身衣服不好找,剧组管的太严,好几次都没能得手,幸好网上有卖。”

“你疯了Sebby!!!”

“什么?”Sebastian不解的看着对面的好友,他好像根本不关心对方的质问,只是自顾自的换了身衣服,然后拿出水壶对门廊进行喷洒,刺鼻的消毒水味更加浓烈了,Chace夺过Sebastian手中的水壶扔进了卫生间,“这又是为了什么?”

“我不喜欢闻到任何气味,凡是不属于这里的味道都会让我头疼,不过我都怀疑我对消毒水上瘾了,你最好能适应这点。”Sebastian皱眉,但并没有对Chace的行为感到愤怒,他只是动作缓慢的看了一眼那个歪倒在厕所地板上的水壶,然后走回房间坐到床上,“你要住几天?我让助理给你订房间,我不喜欢你的味道。”

“什么?”Chace像见鬼了一样瞪大眼睛看着Sebastian,而对方只是认真的盯着他,仿佛在强调自己并不是开玩笑。

Chace头疼的揉了揉了太阳穴,内心不停抱怨Chris居然让事情恶化到这种地步才想到叫他过来,如果他能在第一时间赶到说不定Seb不会孤独的承受那些,但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当务之急是要让对方狠狠的发泄出来,他了解Sebastian,他以前也陪着他经历过几次失恋,虽然没有这次看上去那么严重,但他想时间总是能治愈一切的不是吗?

“听我说Sebby,他离开了,你就要接受这个现实,更何况你早就知道他有一天也许会消失,你这样折磨自己根本于事无补!”

“你在说什么?什么折磨自己?”Sebastian厌恶的将眉毛拧到一起,他开始觉得烦躁,脑海中那个嗡嗡嗡的声音又再度响起,他用了好长时间才将那声音赶出去,于是他快速的离开床垫,眼神里带着暴怒,“马上离开这里!”

Chace没想到他会那么快就翻脸,这说明他已经将情绪紧绷到一定程度了,于是他迂回的来到沙发后边,手指停在假人的军帽上,声音大到可以穿过墙壁,“我离开后呢?好让你对着这个玩意儿性幻想吗?看看你现在,你就像个精神失常的疯子!这是什么?哈?一个私人定制的充气娃娃吗?他可真是逼真啊!Barnes中士?”

Chace说着就要去掀开那顶帽子,“放手!!!”Sebastian在发现后几乎是扑到了沙发上,可他还是晚了一步,对方已经先一步将帽子掸落到了地上,假发顺着充气玩偶光裸的胶体滑到了地上,露出呆滞木然的五官,Sebastian瞬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他顺着沙发滑落到地板上,痛苦的哀嚎响彻整个房间,那些泪水像是被禁锢了无数个岁月,正争先抢后的从他眼中涌出,Chace走到他身边坐下,顺手将那个帽子扣在了Sebastian头上,“所以为什么要折磨自己呢,我知道你睡不着,Chris说你永远是第一个到达片场的,哭吧,哭出来就会感到疲惫,那样就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睡醒又是新的一天。”

他们不知道那样坐了多久,直到Sebastian感到泪水已经渐渐流干,但嘴里依然会发出痛苦的抽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哭过了,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掏空了一般,这样做的确很疲惫,但似乎头不再痛了,身体也感到轻松了不少,只是空气里的消毒水味混合着口中的咸涩变得不再好闻。

他爬起来走去厕所洗了把脸,然后让助理开了间新房间,当天晚上他没有回到自己的那间,而是很快的就在Chace身边睡了过去,他们甚至没有更多一句的交谈,可Chace知道Sebastian已经好多了,他安心的将这些情况通过短信发送给了住在隔壁的Chris,对方显然也松了口气,剩下的就只能靠时间去解决了。

第二天当Sebastian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了,Chace在得知今天没有他的戏份时擅自关闭了他的闹钟,他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长时间了,他坐在床上发了会呆才想到要感激的朋友已经离开了房间,但行李还在桌上扔着,他没太为友人的出走感到担心,而是走进浴室想要痛快的洗个澡。

在走过镜子时Sebastian看到自己的眼睛肿的像两个核桃一样,他露出一个自嘲的假笑,却发现丑的实在可笑,于是他真的开始笑起来,直到呛的自己不断咳嗽才不得不停下,现在他终于知道什么是乐极生悲了。

将自己从新收拾干净,Sebastian套上他那件沾满了他的泪水和消毒水味的T恤打算飞快的回到自己房间换件衣服,当他打开门时屋里的消毒水味已经消散了不少,可还是刺鼻的环绕着整间屋子,他扫了眼窗帘上被明显拉开的一条缝隙和假人头上已经回到原位的那顶军帽,心中猜测也许是Chace早晨来过了吧。

他走到窗边让那里照射进来的光线更多的投入到房间内,他已经很久没有开过窗子了,室外温暖的空气冲进来,很快便替代了消毒水难闻的味道,他揉了揉还有些红肿的鼻子,又将厕所地板上的半瓶消毒水倒掉,最后走回床边,在那个一身军装的假人对面坐下。

“我很抱歉Bucky,答应你的承诺没能遵守,我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活的像你,于是我看遍了所有漫画,可我发现这样更糟了,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也像书里写的那样遭受那些折磨,但只要一想到这些我便无法忍受,我只能通过麻痹自己来忘掉那些景象,所以请原谅我不够坚强,Chace说的对,我早晚要面对这些,不过我已经知道后边的剧情了,Steve找到了你,你不再是一个孤单的幽灵,冬天就要结束了。”Sebastian的声音不大,但很缓慢,他像在虔诚的祷告,又像在喃喃的自语,窗外的阳光照射到玩偶身上,让那身墨绿色的军装显得非常耀眼。

Sebastian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跪到了人偶脚边,他伸手抚平那条笔直双腿上留下的衣服折痕,“Bucky说他穿军装没有Steve好看,我却觉得刚刚好呢。”他一边压平更多痕迹,一边微笑着轻声低语,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游过领口,来到双臂,玩偶应该拥有的软弹触感在Sebastian的手指拂过那条左臂时消失了,他手里的动作戛然而止,那些属于金属的坚硬质地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开始不停的颤抖,早该彻底幻灭的希望再次重燃,他不敢向上抬头确认,生怕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打破那仅有的可能性。

对方始终保持双手插在裤子口袋内的姿势,因此Sebastian无法看到假人左臂的皮肤,他仅凭那个坚硬的触觉在脑海内一遍遍的构建着所有假设,直到那个坐在这里已经几个月的人偶发出一道低沉沙哑的呢喃,“Sebby~”

像是一道从天而降的福音,Sebastian的闭上眼睛任泪水滑落,他浑身都在打颤,Bucky伸出左手,露出他的金属手臂将Sebastian往上提了提,那是真正的金属手臂,不同于他们拍摄时穿的铁皮假肢,Sebastian用双手捧住Bucky的左手,近乎膜拜的将脸颊贴到对方的手掌中,然后吻过每一根手指,动作轻柔的就像一只蝴蝶,而他的眼泪正不断落进那些可以开阖的金属缝隙中,幽蓝的光线在内里流动闪烁着。

“比片场的假臂逼真多了…呵我是说…我以为不会那么沉,会疼吗?”Sebastian抬起头看向Bucky灰绿色的眼睛,这是他们重逢后的第一个对视,Bucky发誓他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星光,晶莹细碎的光点就像他之前在宇宙中漂浮时所见到的那种,温暖又迷人。

“我大概已经忘了疼痛,不过现在感觉也不坏,至少以后家里的重活它可以全包了。”Sebastian以为这一生最大的奢望就是再见一次Bucky,他没想过以后,更没想过他们会一起生活,他握紧Bucky的金属手臂,让自己坐直身体好更接近对方。

“可我已经做好送你离开的准备了。”

“所以你刚才是在跟这玩意儿告别?”Bucky歪过头意有所指的往沙发后面瞥了一眼,Sebastian立即看到一摊已经被放了气戳成烂布的橡胶堆在那里,他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变的更加强壮的男人,“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你要相信奇迹男孩!”

“可我知道的结局是wintersoldier已经被红…”

“嘘…美国队长可以复活,为什么冬兵就不可以呢?”

“所以?”

“所以我在那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是时候该回家了。”

“那么你是如何做到的?”

“宇宙魔方,还记得吗?那玩意儿的确神奇,开始我以为Steve在跟我开玩笑,哦对了,他让我带他向你和Chris问好。”

“我会转告Chris的,所以你不会再突然消失了对吗?”

“可以这么理解吧,目前魔法还没出现过失灵的问题。”

在得到这个肯定的答案后,Sebastian顺着对方坚硬的手指往上摸索,“我可以看看它吗?前提是你不会拧断我的脖子。”

Bucky为这个小心翼翼的要求忍不住发笑,他不知道电影进行到了哪里,但他猜他们肯定还没有让中士恢复记忆,于是没多作解释,Bukcy解开上衣扣子褪掉左边的半只袖子,露出他的手臂与上身。

Sebastian第一次看到这些伤痕,他抚摸过一道道疤体,为那些丑陋的痕迹颤抖,嗓子里像是堵着一团毛线,痛痒无比。

“别太在意这些,想要制造奇迹总得付出点代价。”Bucky猜出了Sebastian的心思,金属臂轻而易举的就将人拽了起来,对方在跌坐到他身上的第一秒就被快速的吻住了嘴唇,不同于Bucky.Barnes中士的温柔缱绻,冬兵的动作里更带有一点撕咬的狠戾,Sebastian柔顺的张开嘴承受着那些疯狂的席卷与侵袭,他渴望着对方的气息已经太久了,即使是如此粗暴的吻。

“我该从新教你怎么接吻吗?”Sebastian用他极富挑逗的东欧音色在亲吻的间隙向对方提问,却只得到更粗暴的回应,看来他也要从新适应他的新男友了,不过偶尔热烈一些也是一种情趣不是嘛。

Chace一早跟着Chris的车去了趟片场,他们简单的为Sebastian的问题商讨了一下,Chace想要叫更多朋友过来,而Chris却坚持认为感情问题不是亲朋好友几句安慰就能忽略的,他们现在最好就是做到安静的陪伴,或许电影杀青后Sebastian就会慢慢将冬兵遗忘了,一想到昨晚对方疯狂的举动,Chace也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此了。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酒店却发现本应睡在床上的友人已经不见了,Chace下意识的就冲到了窗边,还好窗户都是从里面锁着的,他满屋子转了一圈发现浴室的地板还是湿的,Sebastian昨天穿过来的衣服也不见了,难道已经回自己房间了?

掏出身上那张备用房卡,Chace在门前吸了口气,他真的非常不情愿面对那个Bucky假人,那场景实在是有点诡异的可怕,他想到了惊声尖叫或者什么玩意儿的黑色恐怖片,于是他在Sebastian的门前驻足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刷卡门禁。

Sebastian之后回忆时说他永远也忘不了Chace像个小女孩一样惊声尖叫的样子。

当时他正跨坐在Bucky的腿上,身上那件破布一样的白T恤已经被撕烂扔到了地上,而对面的人用金属手臂紧紧的揽着他纤细的后腰将头埋在他胸前忙碌着,Sebastian也回抱着爱人的脖子正在忘我的呢喃,他的好友就那样大无畏的闯了进来,然后在和他们对视了两秒钟后开始大叫,Sebastian不知道是该先安抚好友还是先穿衣服,总之他打了两个来回最终决定先安抚自己的男友,因为Bucky已经不受控制的一把将Chace提起来扔到了床上,Sebastian用了大量的亲吻才控制住混乱的局面,Chace则已经被摔的七晕八素,他大概都忘记喊疼了。

扶起自己的好友,Sebastian将早上发生的事简单复述了一遍,Chace神奇的看着冬兵的铁胳膊,对方则用眼神发出“敢碰一下你就死定了”的警告。

“你们之前相处的很融洽Bucky。”Sebastian拎着冰袋给Chace敷额头,对方哼哼唧唧的接过冰袋继续缩在角落里。

“很多事我不记得了。”Bucky说的理所当然,Sebastian却表现出了悲伤和理解,Chace翻了个白眼满脑子都是脏话却不敢说出口。

“那你是怎么记起我的?”这个问题难道不是应该一见面就问清楚吗?Chace继续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好友随便套上一件短袖后又扔给了冬兵一件差不多的。

“我只是忘记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而已,恢复记忆后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Sebastian当然听出了话里的暗示,他红透的脸已经能很好的说明问题了,可关键是为什么自己成了无关紧要的人?Chace生着闷气看着眼前这对长的一模一样的家伙一边调情一边取笑他,终于无法忍受的决定离开。

“你要回纽约了吗?”

“我本来就是打算过来看看你的,既然现在那家伙回来了,我也就不打扰二位重逢了,这就告辞。”Chace逃也似的将Sebastian的房卡扔在桌子上就冲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订机票,就算被洗脑无数次,Bucky.Barnes依然不改他毒舌的本性,自己一定是上辈子哪里得罪过那家伙。

房间内的二人盯着被砸上的门板片刻后开始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大笑,他们像从前一样倒在沙发里笑着挤成一团,不同的是这一次Bucky圈住他的手臂换成了金属的,而有趣的是Sebastian发现那材料与人体皮肤接触时间长了居然可以捂热,他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对方,很快就得到了一个热情的回复:“你还可以用身体的其他地方让它变的更热。”

 

END

 

Steve凝视着宇宙魔方发出的幽蓝淡光良久,Bucky的影像已经彻底消失在了魔法阵中,当初他在找到这位老朋友时对方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他费了很大力气才劝服冬兵跟他回到复仇者大厦,然后就是漫长的治疗与耐心的开导,直到一天夜里Bucky的嘶吼声吵醒了Steve,他意识到对方又在做恶梦了,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而唯一不同的是这次Bucky一直在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Steve叫醒他问他那人是谁,他呆愣了许久才回答对方,那是他的爱人。

于是Steve现在终于可以放心的离开了,他也是曾经从另一个世界被送回来的“已死之人”,他见证过这样的奇迹,他相信Bucky已经找到回家的路了,他等了70年,冬天终于结束了…


============================================

以上,飞蛾扑火全文结束!

后面应该还会有一个肉肉番外~

没错~我就是番外没有肉不舒服斯基,不服来战啊!

要TXT打包的小伙伴们别急,等我番外写完一起打包

现在,我开始传递接力棒了, @有一只叽 SteveXChris(?你确定是这顺序吗...)上!我看好你哦~!!

@天龙盖地虎(这位怎么圈不上...)  @弥酱_也是弥砸   @Yoooyooo  @kis恋oO兔兔  @Mostly红茶less 

那天群里还有谁说要看来着?O。O||原谅我令人捉急的智商吧...

评论(30)
热度(98)
  1. 湯圓儿瓦坎达老黑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博物馆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