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双豹/金黑】father with father 02

Erik/T'Challa,ABO,OOC

这章稍微有点短,但断章只能在这里断,我争取试试双更,看下班前能不能写完吧


02

「你的发量一点也不像个英国人。」

Alpha靠在床头,一手捏着没有点燃的烟,一手插在Omega浓密的头发中,他男朋友的发旋摸起来像只绵羊,叫起来也不差。

他们刚刚干了一次,很不幸,Omega的屁股让他一如既往地想要把脑子也射出去,所以他现在说得话都是一些不经大脑的蠢话。

Omega笑着抽走那根烟,然后按开火机,他从不抽烟,为此还呛了一口,Alpha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截白色过滤嘴蹭过对方的舌尖,进去又出来,差点直接跨越了不应期。

Omega持续咳嗽着将已经湿润的烟嘴塞进Alpha口中,被对方顺势揽住脖子夺去了一个吻,「你现在从里到外都是我的味道了。」

怀里的人侧过眼,用一种似笑非笑的样子打量着说话的人,「如果你哪天把烟戒了,或许我会带你回家,顺便让你看看英国人都是什么样子。」

「很有可能因为这个我已经被判出局了。」男人晃了下指间的香烟,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戒烟,「你们家总不会是开造纸厂的吧?要避火光那种。」

Omega叹着气挑了挑眉,「提醒我以后完事直接去洗澡,别在这时候跟你聊天!」

Alpha为此笑出了声,他还想再挽留一下,但Omega已经翻身下床了,于是他只来得及碰到对方的指尖,那丝随之留下的温度很快也消失了,快到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T’Challa站在一间公寓前,眼睛注视着那个名牌号,将脑海中的思绪逐渐拉回到现实,他已经15年没离开过瓦坎达了,通讯器显示Shuri就在公寓里,可她没有联系T’Challa,说明T’Janaye不在这,那个男人也不在。

国王叹了口气,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庆幸还是失落。

“她来过,但很快就离开了,”Shuri将大厦监视器调出来给T’Challa看,同时拍了拍她哥哥的肩膀,“这里看上去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

T’Challa点点头,“她走得挺果断的,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否则以我对T’Janaye的了解,她可能会把这房子搬回瓦坎达。”

所有人跟着国王的话语环顾四周,一间非常普通的公寓,正中间有条图腾挂毯,桌子上落了厚厚的灰,显示这里已经空了许久,但家具和日用品都还在,看来屋主没有出让的打算。

“他还想回来。”Shuri说。

“也可能是搬进了伴侣的房子。”跟随T’Challa而来的Okoye已经在脑海中绘制了一版始乱终弃的剧本,所以她很不看好这段关系,即便它已经是过去式了。

“如果有了家庭,为什么不把公寓租出去增加一些收入?”Shuri提出了新的意见,Okoye索性摆摆手,懒得分析那渣男到底是怎么盘算的,还有可能他真的已经死了呢?女将军只是不想他们的国王没面子才挑了个无关轻重的说。

其实Shuri也没见过那个Alpha,她是在得知T’Challa怀孕时了解到的真相,王室继承人未婚先孕还没有被标记的劲爆程度简直堪比开放瓦坎达,所以T’Challa需要盟友,他们兄妹的联盟要在所有部落间保持最稳固的关系,王室的稳固则意味着王位的稳固。而Shuri在陪伴T’Challa度过那十个月的时候,清楚地感受到了她哥哥坚定的情感,他一定很爱那个Alpha,要知道没有伴侣的Omega在孕期会非常难熬,Shuri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的,一次又一次,他依靠强大的信仰支撑了下来,如果对方始乱终弃,这孩子早就保不住了。

“你该让他知道的。”T’Janaye出生后的某一天,Shuri抚摸着小女孩柔软的褐色皮肤说道,她是那样的美丽又可爱,但T’Challa只是将孩子抱紧,看起来并不想谈这件事。

T’Challa走进那间曾经属于Alpha的卧室,看着桌子上一个小男孩的照片发出喃喃自语,“T’Janaye。”

“是他吗?”

T’Challa转过身将相框交给他妹妹,然后点点头,“这是他8岁时的照片。”

“T’Janaye和他真是太像了!!”Shuri忍不住惊呼,“他们有一模一样的酒窝。”

T’Challa用一种Shuri见过的最柔和的笑容注视着这张相片,“你还爱着他是吧。”这次公主用了肯定句。

T’Challa收起那个表情,环顾面积不大的房间,“找找有用的线索吧,现在不是聊天的好时机。”

Shuri知道她哥哥又打算逃避了,他有时可真固执。

 

T’Janaye拿着那本被皮绳缠绕起来的牛皮本,一页页地翻看着,嘴里还叼着一把速食餐叉,自从到达旧金山后,她一直选择乘坐出租车,现金可以减少暴露行踪的可能性。真不知道回去要如何面对T’Challa,还有Shuri姑姑,但这些目前都不是T’Janaye该考虑的,她快速地翻看着那本日记,里面很有可能记载了他父亲的去向。

当T’Janaye长到开始对这个世界的秩序感到好奇时,她一次次追问T’Challa自己的另一个父亲在哪,但国王总是露出悲伤的表情,什么也不去回答过。后来亲卫队偷偷告诉她,她父亲在她还没有出生时就离开了,T’Janaye为此伤心了好久,并发誓会替父亲照顾好T’Challa,并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直到有一次她无意间听到了T’Challa和Shuri的谈话,那是在T’Challa刚刚经历过一场可怕的热潮期之后,T’Janaye想要去探望她父亲,走到实验室门外却听到姑姑在和父亲争吵,意思大概是说T’Challa的年纪不小了,如果再不结合,热潮期会越来越难熬,抑制剂的副作用会让他加快身体的衰老,这不利于统治国家,她建议T’Challa要么忘了过去赶快结婚,要么去找T’Janaye的父亲重归于好,总之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T’Janaye靠在墙外,拼命地捂着嘴巴才阻止了口中的惊叫,她父亲还活着?她父亲一直活着!

从那之后,T’Janaye开始暗自调查,从T’Challa读大学的地方开始找起,最后终于被她发现了蛛丝马迹,一条早已沉在谷底的校园留言让她看到了希望,那个ID为K的人在15年前发布了一条寻人启事,除了几个口气看起来像同学的人在下面安慰了他几句,并没有任何关于T’Challa行踪的答复。

T’Janaye顺着那个用户名又找到了他发过的一条回复贴,在灌水区,标题类似“说说你遇到的人渣”?

她另一个父亲的关注点可真奇怪,T’Janaye点进去,那条留言居然说的是她BaBa,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也太好理解了,这就是个对前任的吐槽墙,而这个K对T’Challa的点评用词真是让人印象深刻,他得躲掉多少屏蔽词...

然而,T’Janaye还是从那些脏话里挑出了些有用的东西,她的父亲,瓦坎达国王,T’Challa,抛弃了这个很有可能就是她另一个父亲的男人,并且不告而别。

这让T’Janaye在最开始非常气愤,她不知道T’Challa为什么要这样做,公主义愤填膺地来到国王的办公室想要和他对峙,但一看到T’Challa那双温润的双眼,她就突然开不了口了,T’Challa关切地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他是那么的温柔,他怎么会...

T’Janaye失落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在床上窝了两天,她在脑海里编织了无数个剧本,甚至因为“T’Challa可能根本就不爱他”这样的理由想过就此放弃。

她低着头坐在Shuri的实验室里发呆,任凭那些新研发的小游戏也不能开怀。

“遇上麻烦了小家伙?”

如果说T’Challa是她最最最喜欢的人,那么Shuri姑姑就一定是她最最喜欢的人,Shuri看着她成长,陪伴大,关心她,尽管公主是在所有人的关怀中长大,可她依然向往一个完整的家庭,哪怕是去看一眼,她对着那块巨大的振金玻璃中自己的倒影说,“我想知道我另一个父亲到底长什么样子,只是看一眼也好。”

Shuri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发,她这几天甚至没有梳头,这很不王室,但T’Janaye不在乎。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

“T’Challa甚至连张照片都没留下,他可能根本就不爱他。”

“不,你BaBa非常爱他,非常。”

T’Janaye转过头瞪大眼睛看着Shuri,那对棕褐色的大眼睛里重新洒满了希望,“你见过他?”

Shuri摇了摇头,“没有被标记的Omega几乎无法独自挨过孕期,T’Challa却做到了,因为你是他们之间仅存的唯一联系,他无论如何也要把你生下来,我想除了爱,没什么还能解释这个了。”

T’Janaye看着自己的脸,那遗传自他两个父亲的基因,她企图从自己双眼的倒影里找到一丝K的影子,T’Challa能够做到,她也一定可以,无论如何她要找到他!

Shuri抱着手臂摇了摇头,小丫头一阵风似的就跑了出去,连个再见都没说,“女孩子到了多愁善感的年级了哼?T’Challa真不该让她看那么多文学书。”

终于,T’Janaye顺藤摸瓜,在那个校园网里找到了K的真正身份,他叫Erik,Erik.Stevens,是个美国人。

但毕业册里却没有他的照片,可是T’Janaye已经有了他的住址,他出生于奥克兰,那么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她要怎么去那地方?如果和T’Challa直说,她猜用不了一秒钟她父亲就能猜到她的目的地,可是偷偷离开瓦坎达几乎连想都不用想,还有三个月她就满14岁了,到时候她就能够名正言顺的离开,只不过...她要好好计划计划。


tbc

评论(8)
热度(187)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