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坎达老黑猫

翻车的均在SY补档,博客里有链接

【双豹/金黑】father with father 03

Erik/T'Challa,ABO,OOC

双更啦!!明天和 @泯时 老师约饭饭,开心


03

「Erik,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Omega骨节分明的脚掌正贴在Alpha的大腿上来回滑动,那男人抬起头,用一种“你确定要在这时候聊这事”的眼光看着他。

Omega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将人拉到眼前,「你早晚要思考这个问题。」

「那也不是现在我的小野猫儿!还是说我刚刚戴套的姿势太帅了让你这会就不得不开始考虑穿什么牌子的婚纱?你会穿着婚纱嫁给我吗?」Alpha一边问一边握紧Omega柔韧细长的腰肢,将他的屁股抬起来。

Omega轻快地哼笑出声,他咬着嘴唇,一边用眼睛盯着Alpha那根被套在晶莹橡胶里的老二,一边回答,「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穿那玩意儿,死心吧你!」

「为了我也不行吗?」Alpha伏下身体压在他身上,手指在那潮湿的洞穴口搅拌着,Omega仰起头哼出声,他线条优美的脖颈弯成一个弧线,Erik在那上面留下了不少属于他的记号。

「比起穿婚纱,我宁肯给你生个孩子。」

Alpha睁大眼睛,「这提议倒是不错,那我要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你倒没想说要个五胞胎什么的,还有,是谁说现在不是聊天的好时候?你的话也太多了吧?如果你不急,我还有个论文没写完。」

Omega作势要推开他,被Erik一把按在了枕头里,「生孩子的事当然得在床上聊,你哪也不许去,准备乖乖当爹吧!」然后他干了件大多数男人在床上脑子一热都会犯的傻事,把套子摘掉了...

 

T’Janaye将笔记翻到最后几页,Erik把中间很大一部分撕掉了,她不知道原因,但越过那些残骸,你会看到满页的愤恨,接着是失落,以及无尽的疑问。

T’Challa的不辞而别无疑给Erik造成了伤害,T’Janaye可以在那之后的描述中读出Erik的心情,她仿佛也感受到了文字中的悲伤。

女孩抽了抽鼻子,按照那上面最后出现的地址,准备动身前往萨克拉门托,Erik说他要去那当兵,部队总会留下记录的,即使他现在调到了别处。

出发前T’Janaye在附近的通讯店买了部美国手机,在湾区,一个非裔孩子很容易就能买到任何东西,现在她可以和Erik联系了,如果她能找到他的号码,当然最好还是先找到他本人。

小公主开心的叫了车,准备动身前往首府,由于时差和连续的奔波,T’Janaye在车上睡着了,等她睁开眼睛时,司机朝她敲了敲计价器,“看你睡得挺香,我就稍微等了会。”

女孩翻了个白眼,抽出远远超过车程的钞票,“那可真是多谢了,这些也够你回家好好睡一觉了!”

“别客气小姐,你看起来也不差这些钱,祝你好运~”

T’Janaye抱紧背包,怒气冲冲地跳下了出租车,等那辆小黄车绝尘而去时,她才好好回身打量那扇被持枪守卫的基地大门。

T’Janaye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蹦出来了,仿佛Erik正在门的另一边等着她,她调整了呼吸,朝守卫走去,并说明了自己寻亲的来意。

士兵让她在门口等着,十几分钟后,一名看起来年级有点大的军官朝她走了过来。

“就是你找Stevens吗小家伙?你是他什么人?”

“您好长官,我是他的侄女,和学校来金州旅行,替我父亲送来家人的问候。”
男人看起来有些迷茫,“可没听说他还有兄弟,他不是独子吗?”

“我父亲和他不是亲兄弟,是堂兄弟!”

“这样啊~那可真是太不巧了,他负责这届的BSA jamboree,昨天刚刚离开,你事先没给他打过电话吗?”

T’Janaye故作失落地摇了摇头,“我父亲是给了我一个号码,但被我搞丢了,如果可以,您能给我他的号码吗?或许我在之后的行程里还能和他见上一面。”

说实在的,T’Janaye长得太像Erik了,没人怀疑这小蜜糖会撒谎,更何况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能有什么阴谋?于是T’Janaye很快就得到了Erik的号码,同时还有那个位于圣贝纳迪诺训练营的地址。

T’Janaye几乎是憋住一口气才和这位军官告别的,等她走远后,立刻就兴奋地大吼大叫了一通,现在她离Erik越来越近了。

 

“告诉我他的名字,你知道我可以几秒钟就找到他的!”当一群人在奥克兰的旧公寓里将Erik的卧室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任何发现时,Shuri语重心长的向她老哥提出建议,她知道T’Challa需要保留自己的空间,可T’Janaye已经失踪将近12小时了。

T’Challa站在窗前看着楼下那个简易的篮球框,好像15年间这里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Shuri,他不知道T’Janaye的存在。”

“什么??”

除了Shuri,周围还响起了其他抽气声,T’Challa未婚先孕在当年已经是轰动全国的大事了,但他坚持不愿透露那个男人的任何信息,直到孩子出生后,他告诉Romanda,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queen mother虽然生气,更多却是替自己的儿子感到悲伤。虽然瓦坎达没有AO歧视,但一个Omega王储未婚产子依然给他的政治前途带来了不小的打击,在T’Challa最初登基的几年里,各个部落都有推翻他的意图,这个年轻国王是凭借过人的智慧与容忍之度才走到了今天,但背后的艰辛每个人都看在了眼里,后来Romanda多次劝他再找个男朋友,全国上下那么多优秀的Alpha排队想要见一见他们高贵的国王,却都被T’Challa拒绝了。

“再也,不会有任何人。”

于是十五年来,T’Challa独自抚养T’Janaye,公主是国王的掌上明珠,这一点瓦坎达人尽皆知。

Shuri曾经大胆的假设过对方是一个有妇之夫,但T’Challa不说,她又不能去私自窥探,如今T’Challa这句话更是加重了她地猜想,“那个男人年级很大还有老婆孩子对不对?”

T’Challa皱起眉看向他妹妹,“少看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

“还不是因为你毫无意义的隐瞒造成了空穴来风的猜想!”

T’Challa也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需要负很大的责任,但是当初老国王突然离世,王子连一件衣服都没来得及回去取,就被迫离开了美国。回到家乡,葬礼、继位、各种登基仪式又接踵而来,并且他曾经试探性的问过各族长老,瓦坎达是否接受与外界通婚,答案可想而知,Erik无法被接纳,他又不能抛弃瓦坎达,儿女私情和国家责任相比,T’Challa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国家,至于Erik,他只能说声抱歉了。

“我从没想过还能拥有一个我们的孩子,我是如此的自私,他却将T’Janaye留给了我,我非常感谢他。”生下T’Janaye的那天,T’Challa这样和Shuri说。

 

“哥!”

“陛下,如果您执意如此,我们只能进入天网系统搜索,可一旦当地政府发现,您知道,在外交上这是非常敏感的领域,您甚至可能会挑起两国战争。”Okoye试图从利害关系上说服T’Challa,T’Challa最看重国家,他绝不会拿瓦坎达去冒险。

国王疲惫地捏住自己的鼻梁,房间里所有人都在等着他,时间仿佛被凝固了。

几秒钟后,T’Challa决定为T’Janaye妥协一次,打破自己曾经的誓言,“抱歉Erik,又要扰乱你平静的生活了。”他在心里和自己说。

“Erik Stevens,美籍非裔,出生在奥克兰。”

Shuri几乎是一瞬间就在键盘上敲下了这个名字,几秒钟后,一张和T’Janaye十分近似的男人出现在屏幕上,“Wow~COOL!”Shuri发出一声惊叹,几个年轻些的朵拉也大胆地跟着附和起来,并讨论公主哪部分遗传自这个Alpha。

T’Challa觉得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找到了吗?”他催促了一声,Shuri立刻关掉那个画面,又噼里啪啦的在搜索栏里打下一排字母,“他在...他在圣...贝纳迪诺国家森林公园?”

“是美国的BSA训练营,四年一次,他...很有可能是带孩子去参加活动的。”

Shuri刚刚只顾着看这男人的长相,忘了告诉她哥,Erik现在已经是一名美军军官了,而且资料显示他依然单身,估计是去给童子军们当教官去了。不过T’Challa真该找个镜子好好照照自己的脸,黑的像非洲几年没下过雨似的,但Shuri决定把这个秘密当做自己的保留项目,反正他们两个马上就要见面了,有什么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而她只负责找到T’Janaye那个小滑头!

 

BSA在全美都非常有名,四年一届,T’Janaye很容易就找到了露营地,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哪个才是Erik?

大部分成年人都穿着迷彩装,小孩子们也差不多,她背着一个双肩包,穿着三天来没换过的脏衣服,辫子乱七八糟地扎在脑袋上,看起来真是可怜。

“嗨~你也是报名参加露营的?”

T’Janaye转过头,一名女Alpha军官站在她身后,脸上带着关切的职业笑容。

“不,呃是!我是!我错过了原本的飞机,来迟了。”

“哦~那可真是遗憾,昨晚我们有一个盛大的欢迎活动,不过没关系,你可以从今天开始跟上,你的编号是多少?”

“什么?”

“编号,你报名了露营,他们会发给你一个编号,然后根据那个号码找到你的区域,瞧,我们这有那么多人,总不能随便扎营吧?”

T’Janaye看了眼周五散落的密密麻麻的帐篷,那上面确实都贴了一个号码,“我...我不记得我的编号了。”

“天啊,那么你的父母呢?他们也不记得了吗?别跟我说你是自己来的?”

T’Janaye感到头有点大,她只想找到Erik而已,而且这女人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偷渡客,他们总不会遣返她吧?

“我父母...他们...他...”

“她是来找我的,Angela。”

一个浑厚低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T’Janaye甚至不敢转身,她捂住嘴,浑身爬满了鸡皮疙瘩。

“是长官,那么就交给你了。”

女军官朝那男人敬了个礼就离开了,T’Janaye忍住发红的眼眶和即将奔涌的泪水,努力吸了吸鼻子,然后慢慢地转过头。

一个身穿迷彩背心,满头脏辫,褐色肌肉就快要隆成小山的男人正在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她,T’Janaye不知道他是谁,她只看到自己的脸映在那黑色的瞳孔中,一瞬间,她仿佛穿过非洲的草原,跨过美洲的高山,最后落在这片满是西洋杉气味的森林中。

“Erik?”T’Janaye颤抖着小声询问,那声音轻到就像蜂鸟振翅。

Erik站在原地没有动,“你就是Watson上校说的那个...我堂哥的女儿?”

T’Janaye差点忘了这件事,她张了张嘴,然后快速地点点头。

“真够扯的,我死鬼老爹和那边可能三十年没联系过了,你爸却让你来问候我这素未谋面的叔叔?”

原来Erik真的有个堂哥??

“是的Erik叔叔,我父亲说有机会希望你回家。”

Erik翻了个白眼,“行吧小鬼,既然来了就先玩两天,反正这地方也不怕再多一个麻烦精。”

说完Erik就打算转身离开,T’Janaye赶忙上前拉住了他。

Erik停下来看着她,T’Janaye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的叔叔长什么样,就看过几次照片,也许他堂哥和他也很像吧,“要我跟你合影吗?”Erik懒洋洋地问道。

“不是,我...我没有编号。”

“你还要什么编号,住在教官区就行了,跟我来。”

T’Janaye大笑着点了点头,Erik没忍住,又翻了个白眼,看来她父亲不喜欢小孩子,却被上面硬塞了这任务。

看着Erik不耐烦的样子,T’Janaye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真实,好像脑海里所有关于父亲的幻想都在这一刻具象化了,他是那样真实地站在她眼前,虽然不太友好吧。

“等等!”Erik突然停下脚步,T’Janaye差点撞在他身上,“你老爸叫什么来着?”

T’Janaye头皮一阵发麻,他忘了调查Erik的家谱,如果答错岂不是暴露了自己,而Erik正用犀利的眼神盯着她,就像老鹰在盯一只老鼠。

“我,我父亲叫T...T’...”

“啊我想起来了!Thomas!没错,虽然只听过一次,来吧小鬼。”

T’Janaye差点瘫在地上,她感觉腿都软了,Erik看起来有点凶呢,小公主委屈地想,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我就是他女儿!可如果他知道了呢...T’Challa当初那样伤害了他,也许Erik早就把他忘了,又或者他已经成家了,那么她的存在就会非常碍眼,T’Janaye决定找机会和Erik套套情报,如果他还是单身,那就用尽一切办法撮合他两个父亲复合!

 

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营地里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准备晚饭,T’Janaye找来时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训练,大家现在看起来都很疲惫,Erik帮她支了顶帐篷,就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但T’Janaye没带任何换洗衣物这点让Erik大跌眼镜。

“你是说你一个人千里迢迢从非洲跑到美国却什么都没带?那你是怎么过来的?”

T’Janaye只好继续撒谎,说自己把行李箱忘在了出租车上,Erik双手插住腰,“你也看到了,我还有一大堆工作,根本无法照顾你,你最好从现在起学会自力更生,还有,别指望我会带你去参观星光大道或是金门大桥,玩两天就离开,OK?”

“OK!”T’Janaye学他的样子,也比了个OK的手势,Erik满意地点点头。

等那男人一离开,女孩却好像卸掉了全身的力气,她躺进帐篷中,翻开Erik的日记本,眼泪像一颗颗珍珠那样落在其中的一页纸上。

「还记得你说会给我生个孩子吗?我们会在湖边盖间小屋,有一双儿女,每天在那里看日落。很可笑吧?奥克兰来的穷小子居然会相信这种童话故事。」

“Father,I’m here.”T’Janaye抱着她的本子无声的哭泣了一小会,直到她终于不堪重负地睡了过去。



tbc

评论(29)
热度(268)

© 瓦坎达老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